新沙沙故事会官网首页     《最后时刻》第四季羊城岁月续集

第1部分   第2部分   第3部分   第4部分   第5部分

 

第1部分

=================================
摆酒的事云峰基本上没有怎么管,只帮着写了下请帖。婚宴是许静姑妈一手操办了。伴娘就是小南,伴郎是许静的另外一个刚上高中的小表弟虾仔。广东这边很讲究这些红白喜事。许静又是父亲去世了的孤家女,南粤民风对这种情况有个说头,具体名字记不起来了,反正就是把孤女嫁出去,这边家族就不再管了,“隆重”的档次要远胜于普通嫁女。所以她那边的亲戚几乎是倾巢出动,占了婚宴的一大半,很多都是许静从小到大都没见过的人。。。剩下的一小半就是南航的同事,单位聚餐,呵呵。许静在南航已经呆了 9 年,多多少少还是认识很多人,而且她也知道结婚以后基本上就会辞职,所以这盘也当是个告别饭了。

云峰这边却没什么人。他父母在西安没有太多关系好的亲戚,于是就只有老俩口来了,和许静的姑妈等一干长辈坐主桌。朋友就只请了几个同学,王越灵、程璐和德仔,还有几个当年关系不错的校友,一起凑了一桌。其他的熟人,关系都有点暧昧:

文荣没有来,只让孙姐来了。在《羊城岁月》里面就说过,文荣是比较“爱惜羽毛”的。年轻的时候虽然什么事都乱来,一副弄死当睡着的样子。但是回广州机关里面上班后,年纪慢慢长了,人也逐渐变了,变得很“守规矩”,或者说,更在意自己的前途了。他自己也知道云峰做的生意是有风险的,而且无论怎么说都和他脱不开干系。所以他很多时候都在尽力避免和云峰发生“实质性”的联系,至少在外人面前要绝对避免。。。

魏科倒是根本不管这些,他娃完全是打烂仗的。而且他不像文荣下过基层,在边境上吃过苦,有很硬的资历。他娃就是一个部队大院里面混大的少爷兵,性子又比较直,不像文荣一样忍得气受得夹磨,自己老爸犯错误倒了后也没了靠山。所以他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前途,只能乱混,呆一天算一天,所有精力都放到了和云峰这种生意人打扣手,如何多“挣钱”上。。。这次云峰结婚,本来文荣不让他来,但是孙姐想想是自己的兄弟,和云峰关系又铁,就还是把他带来了,两个人和司机坐了张桌子。

至于罗洛,他就比魏科“懂事”多了。收到请柬后先给文荣打了电话,“请示老大”。文荣让他别去,他娃就扯钩子回湛江过周末去了。魏科给他打电话问他来不来,他娃说瞎话“在这边有重要饭局,走不了!”,魏科只好骂娘,闸电话。

云峰在送请柬的时候,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去给老范送一张?毕竟他是社团人士,这个他妈确实有点难办。。。后来闷了半天还是去了,没想到范哥很识体的笑笑“你愿不愿意我去?”云峰有点尴尬,只好假笑“当然能来最好来”。。。你娃太小看人了,老范又不是土超哥,他妈人家是在香港“留学”回来的,这些事情还会不知道该怎么做?香港那边的社团组织,其实比普通老百姓都要讲究这些人情世故,他们很在意这些东西的。。。老范比云峰还要清楚自己该不该出现在这种场合,所以根本不会来。但是人不来并不代表不给面子,婚宴开始时,几个穿的周五正王的小弟出现在饭馆门口,毕恭毕敬的送上了老范的贺礼:一对茶杯那么大的金鸳鸯。李原心在门口负责来宾签名,看到那个阵仗都吓了一跳,小声给旁边的 MM 说“李哥是做大生意的!”

当时南航乘务队来参加了婚礼的所有人,都认为许静是“模式化”的修成了正果,就和乘务队每年甚至是每月都在发生的事一样:找了个有钱人。某大妈领导在饭桌上还很感慨的说“许静也不容易, 27 岁了才把自己嫁出去,不过好歹还算是找到了金龟婿,好运气噢!” ^_^

可能没人知道许 MM 是做的赔本买卖,连老爸留下的老本都赔进去了,呵呵。

婚宴上还有些小“花絮”:

云峰虾子本性不改,始终无法摆脱那个面子情节。他娃不晓得咋个想的,竟然找了个比我们大两届的在广东电 X 的校友来当他的“单位领导”。那娃本身也大套,装的起,致词的时候冲上台,大言不惭“我代表我们中国 XX 器材公司。。。领导班子祝你们白头偕老。。。”把王越灵那桌人整的大眼瞪小眼,等他下来后都问“你娃啥时候变成 XX 器材公司的了?还是领导?”云峰当时已经是老板了,身份远胜于以前的一个本系统旁支公司普通职工。他娃之所以要这样做,就是觉得不能在许静的同事面前跌份。你南航是大单位又爪子嘛,老子也“曾经”在本系统的国字号央企混饭,老子还是有身份的哈!。。。他怕许静那些乘务队的美女同事看不起他娃是做生意的。当然我们都知道这个纯粹是多虑了,那些小 MM ,很多人连南航属于北京管还是广东省管都从来没弄清楚过。你和他们讲这些?我日哦!

吃到中途,云峰和许静已经开始下来转着敬酒。孙姐他们旁边一桌全是南航的人,这时其中有个老几突然冒了一句“帮新人拿酒瓶的那个女孩子形象太差了,该找个我们乘务队的人去嘛!”旁边的那些空姐 MM 应声附和“就是就是,看起来真土。。。”这哈子整拐了,孙姐在隔桌听到这些话,脸上立马垮起。部队大院里面长大的女干部,本来就不是很见得这些飞叉叉的空姐 MM 。。。给云峰拿酒瓶的女孩子不是别人,是在跑前忙后四处帮忙的小唐。孙姐一直比较喜欢小唐,以前还想过要是云峰能和小唐结婚该多好,这种温柔老实的女孩子从来都是“办公室大姐”的最爱,呵呵。。。这时程璐刚好也在这桌,陪着孙姐说话(他们是同事),孙姐就对她说了一句“(南航那桌的人)真没素质!”程璐虽然性格冷一点,不会直接说出来,但也点点头撇了下嘴。

这下一来二去两桌的人就有点卯上了。许静在南航的熟人朋友其实只有李原心一个人隐约知道点云峰这边的情况,其他的人仅仅只晓得她娃找了个做生意的。摆酒之前,李原心先在队里透了点口风出来,说许静“找了个做大生意的!我还是见证人呢!当时她老公在飞机上先和我说的话,我靠,没想到最后被许静勾搭上了!”当然这是玩笑话,不过其他人心里想的却是:许 MM 终于“修成正果”了。。。没想到去了婚宴的酒店后,却发现地方不太好(这酒店是许静姑妈熟人的,条件很一般)。后来云峰的那个校友冒充领导上台说祝贺词,南航的这些人就以为云峰只是一个在本系统上班的普通“办事处主任”。。。所以这帮人心头或多或少就有点看不起新郎这边了,或者换种说法,是有点失望。当然一看轻你以后,嘴巴上,态度上,可能就不会那么太客气了。

当时云峰和许静还没有转到这边来,于是两桌人就大眼瞪小眼,互相对峙。魏科先开始和司机在喝酒,没太注意到姐姐的脸色,后来才发现有点没对,整醒豁了后就把椅子转过来,对着南航的人坐,向起。南航那桌男的也多,也把这边向起。

过了几分钟,新人快转过来了,再这样下去没法收场。孙姐想叫魏科算了,但是心头又有点气,也不太愿意先开口;程璐当然更不会说什么,她虽然也见不得南航那些人,但她既不认识许静也不认识小唐,只是新郎的同学而已,所以根本不愿意多管闲事,想了想,起身回自己那桌去了。

又过了会儿,敬酒队列已经转到王越灵那桌了,王越灵在和许静说“同看同看”。。。这边却还是剑拔弩张。眼看就要整拐,南航的那桌突然有个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娃站了起来,端着杯子走到了孙姐这边来,很圆滑的笑笑,开始打圆场。孙姐当时心头的感觉,有点说不出来,反正就是那种火一下子就灭了,吞了杯温开水一样,心平气静的没有任何不舒服。她毕竟是一个结婚多年的中年女人,突然有这种 feeling ,所以就下意识的多打量了这娃几眼。这娃长像普通,但是比较经的看,个子不算太高,但也不低,笑起来给人很温存的感觉。。。孙姐想了想,没说什么,对他笑了笑,算是两边和解了。

等云峰和许静敬完酒,大家开始“自由吃”的时候,孙姐和魏科换了下座位,挨着南航的那桌听了会儿,心头就有谱了。

刚才过来打圆场的娃叫龙星,是许静职高时的同班同学,和许静一起进的南航。他是南航的子弟,所以没有上飞机去卖命,父母把他娃弄进了机关坐办公室。龙星在职高的时候就喜欢许静,但许静是校花,又是出了名的泼辣,所以他娃根本不敢说出来。工作以后倒是和许静一直关系很熟,不过两个人不在一个地方上班,见面的时候也少。虽然很多同学朋友都知道他喜欢许静,但在民航这种单位内部,一般有点 level 的系统子弟家庭,对空姐还是有点看轻的,所以他们两个一直就没有整对过。。。后来许静和老沈好上了,龙星听说她“傍了个大款”,就有点心灰意冷。再加上自己工作上也出了些问题,人整得很郁闷,过了不久就干脆辞职走球,跟着一个远房亲戚跑到东北去做生意,后来还到俄罗斯去倒腾过中国家电。半年前才刚回广州来,和几个系统子弟整了个公司,做一些南航的边角余料生意。许静这次结婚通过以前的同事请了他,毕竟两个人“有感觉”都是多年前的往事了,那时候青春年少,谁没个那啥啥的?呵呵。。。再说人家龙星走南闯北,现在早就不是以前那个毛头小子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孙健云这种“办公室大姐”对这些事情敏感的很。她刚才一看龙星的表现,说的那几句话,就感觉有点没对。再和弟弟换了下座位,竖起耳朵听听隔桌南航的人在摆谈的内容,心头就基本上晓得了。她一直很感激丈夫的小兄弟云峰帮她转业进移 X ,而且也很欣赏云峰做事的魄力,甚至认为云峰在很多方面比文荣都要强得多。在《羊城岁月》里面就说过,女孩子对能成大事的男人都有一种天然的向心感,这是性别心理决定的。所以孙姐潜意识里一直把云峰当成自家兄弟看待。对于许静,说老实话,她不是很喜欢,她认为云峰应该娶小唐才对。

婚宴结束后,孙姐阴秋秋的给云峰说了龙星的事。云峰愣了一下,随后又笑笑“没啥,都过去好几年的事情了”孙姐看他一眼“自己老婆是靓女,盯紧点好!”

娶了个美女,对普通人来说,的确是有点麻烦的事。。。那对云峰来讲,会怎么样呢?他是普通人吗?呵呵


结婚后一个月,许静就辞职了。这是云峰的意思,当然许静也知道自己干不下去了。在南航呆了 9 年,飞了整整 9 年,得到什么?基本上除去拿了 9 年比普通女孩子高一点的薪水外,啥也没有!青春年华全部耗进去,没有积累,没有学习,没有任何的经验和技能可以在社会上继续使用。我们的女主角,美女许 MM ,够聪明够剽悍了吧,家底还很殷实,算得上是小富婆了。但是如果有机会重来一次,她绝对不会再去当空姐。就算考不上大学,花钱去读个家旁边中大的成教自考都比现在的处境好。她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能辞职,回家当主妇。。。不愁吃,不愁穿,愁的是没有在社会上“立足”的本事。

当然云峰想的可不是这些原因,许静挣不挣钱都无所谓,甚至不会做饭不会收拾都没关系,重要的是她必须要辞职。为什么?因为云峰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他娃这种亦黑亦白的枭雄级人物,老婆还是少抛头露面的好。

2002 年对云峰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结婚仅仅是小事,最重要的,是他在夏天的时候终于成为了真正的“李老板”。在生意上,和老范扣起手越整越大,几乎垄断了那一路的“水面货运”,甚至到了自己可以有“定价权”的地步!这他妈是什么概念?可能很多人都知道贩毒是世界上利润率最高的生意,但是云峰的 business ,利润率比贩毒还高!因为这门生意可以一年 365 天不停运转,不像贩毒有个“季节”问题。而且云峰扯的大旗是“在为国防事业做贡献”,你还不能说他是完全非法的,最多只能算是灰色。。。他是在当“国际采购商”,背后是五星红旗。买办做到这个地步,几乎可以说是无敌了,他还有什么不敢运的?

这不是神话故事,这是地球上真实存在的众多灰色行业之一。之所以叫灰色而不是黑色,就是因为白色那边确实需要这种东西存在。你要是说那边完全不知道有“李老板”这样一个人物,那是豁鬼的。那边当然知道,而且甚至一些细节都知道,但就是因为他们也需要云峰,所以才睁只眼闭只眼。 6 月份的时候甚至出了件让云峰自己也目瞪口呆的事:某批东西,并非给白衣服运的,只是老范一个“客户”的货,在海上被某边防 XX 队拦了,但是船上的小弟报了讯天公司的名字后,边防 XX 队立即就撤了,而且过了会儿还来了挂小艇,是白衣服的船,跟在老范的这条船后面,一直护送到了离岸边几海里的地方才悄悄闪人。。。老范知道经过后,给云峰打电话详细说了,云峰愣了好一下才明白过来:自己已经在五星红旗上挂名了,呵呵。


跟随着生意急速膨胀,当然他娃的米米也呈几何级增长。幸好小唐是和他有过命交情的人,而且也知道自己的老板根本不是简单人物,所以才能看着保管的米米发生化学反应后仍然稳的起。要换成了其他没见过世面的小会计,老子估计多半要吓出心脏病来。

云峰和许静结婚以后,先开始一直住在许静那个小套一里面。这房子是许静老爸还在东山区政府上班的时候分的, 80 年代的房子,条件已经很差,几乎没什么以前的老邻居了,都买商品房搬走了。许静单身的时候倒是不嫌弃这里,毕竟是政府机关的老宿舍区,环境比较清幽。但是结婚以后,就还是有点不满意了,想买个好点的楼盘做新房。给云峰说了很多次,云峰都不是很积极,只让她自己去挑。但是春天的时候出了件事,让云峰态度一下子大转变:某次许静和一个乘务队的姐妹跑去香港过周末,疯狂采购了 2 天,云峰生意上事情多,周末也没有回家,没想到家里竟然被小偷光顾了一盘。许静回家发现后赶忙给云峰打电话,云峰跑回来一看,大发雷霆,要不是许静把他吼住的话,他娃差点冲下楼去把小区的门卫打一顿。。。第二天就拖上许静,一天之内狂买了三套新房!一套是我后来去过的那个广园东的别墅,另外两套是珠江新城那一片高档楼盘的江景房。

小偷并没有偷走太多东西,其实就只损失了许静的一些首饰,估计值个万把块钱。 1 万块对李老板来说,简直是毛毛雨,根本不值一提。那他娃为啥这么紧张?因为他放了很多只有自己才能看的东西在家里面,那些东西是些帐簿资料,幸好小偷没兴趣。但是云峰突然就觉得不保险,所以连买三套房子,他娃认为应该狡兔三窟才安全。。。而且后来那些“不能见人”的东西也没放家里了,他让小唐拿回自己住处去放好。虾子认为这招很好,因为外人没谁知道他和小唐的关系,根本想不到这些东西会在一个小会计家里面。

上面说的是房子的事情,和房子一起的往往还有车,这个更他妈日怪。结婚的时候,云峰看那些来参加婚礼的南航乘务队的 MM ,开的车都比许静好,他娃立马就不爽了。过了几天找了个范哥开车行的朋友,问有啥适合女孩子开的车?那娃不知道他刚结婚,以为李老板是买来送 MM 的,就说那时候刚出的波罗不错。云峰就要了一辆,让许静把开了好几年的小奥拓扔了。。。买了广园东的别墅后,他娃在里面一转,发现许静才开几个月的新波罗又成了最差的,而且还听人说那是二奶车,于是怒,打电话给那个车行老板“你丫上次卖给我的是他妈啥鸡巴车?老子是给老婆买的!送辆最贵的来!”这盘那娃不敢怠慢,立即找关系调了个最新款的保 10 洁,呵呵。这个车就是《羊城岁月》里面提到的许静后来经常开的车。

我后来见过的那个 O 牌顶级 version 奥迪,是云峰在小唐结婚的时候买的,基本上都是他公司里的人在用,他自己反而没怎么坐过那车。。。那云峰自己开啥车?他娃虽然很早就有驾照,但对汽车不怎么感兴趣,所以一直开一个黑色桑塔纳。这个说起来有点搞笑,老婆开保 10 洁(许静后来还开过一个银色 BMW ),自己开普桑,呵呵。不过这挂普桑有点日怪,车牌号经常都在变,总共有三个号码!具体怎么回事,没人知道,他对外人说的是通过关系拿了三个车牌。但其实只有小唐才清楚:那是不同的三挂车!除了云峰开回家的一辆外,另外 2 个都停在附近的一个楼盘里,云峰专门在里面买了两个车位。。。甚至许静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有三辆一模一样的黑色桑塔纳,还以为他耍酷,一个烂车要三副车牌换着玩。

云峰为啥要这样做?因为他娃心头有鬼。

他总是担心突然有一天,自己会变得一无所有,还会被人四处追杀。所以他啥都不放心。要放在解放前,估计虾子和老婆做爱都要在枕头底下压把 20 响,随时准备搂火。

可能很多人会问:许 MM 是一个非常精明的女人啊,她难道会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老公在做什么生意?会完全相信云峰是一个“普通”生意人?这个怎么说呢,如果许静是上过大学的人,或者不是一个只当过空姐的女孩子,可能她应该能够看出来。。。毕竟这样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美女,又没有读过太多书,找到云峰这种“潜力股”,是很容易相信自己老公能力的。这种女孩子,精明是在小处,对于大的方面,文化程度比较低的缺陷就会成一个非常大的障碍,会对很多大方面的东西看不透彻。。。许静虽然知道云峰和一些黄衣服白衣服的人有关系,但他认为那仅仅是老公的“社会关系”而已。当然,云峰和老范那边的关系,她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了。


2002 年国庆节,云峰结婚半年后,搬进了广园东的那个别墅。搬家过后两周,西安的父母来住了几天,许静陪着他们把广州玩了个遍。在这个过程中出了件事情,本来是小事,但对云峰后来的变化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父母要走的前一天,许静开车带着老两口去白云山爬山,傍晚回来的时候顺路去了一个南航的家属区,找某朋友拿啥东西。因为很快就要下楼走,所以车就没熄火,让云峰父母在车上等着。老李觉得无聊,就下车在旁边走了走,看见不远处有个小孩子在玩,他就逗了逗人家。那小孩在骑一个儿童车,跟着老李玩了会儿,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撞在保 10 洁的车头上。小孩额头被车牌的边角划破了,开始流血,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老李吓坏了,赶忙把小孩抱起来跑去叫保安,问是谁家的孩子。

后来的事情非常戏剧性,小孩的妈和许静都很快冲下了楼。大家正在协商怎么解决的时候,小孩的老爸突然冲出来,对着老李的鼻子就是一拳,差点把老李打趴下。后来虽然被保安拉住了,但那娃还一直在骂骂咧咧。老李人很正直,知道人家小孩额头被划伤,再怎么说自己也有责任,所以他就没生气,挨了打也忍了,还和云峰老妈一个劲的向人家赔好话。但是许静就忍不住了,你儿子自己骑车摔在我车上,老子还没喊你赔钱呢(那个童车把保 10 洁前档的漆面撞花了一小块),他妈你还动手打老人?我靠!于是立即扯开膀子大骂。。。这时许静那个乘务队的朋友在楼上听到动静,赶忙跑下来两头劝,对孩子家长说许静以前也是南航的,都是同事,何必嘛。对方看许静那个身段估计就猜出来了她以前是空乘,竟然开始弯酸 “开保 10 洁,不知道是被谁给包了! @#$#$%^$%^&^*^& 。。。”这下矛盾直线升级,根本无法收拾了。因为对方说的广东话,云峰父母先开始没听懂,后来许静给他们一翻译,连老李都有点怒了,朝对方吼“这是我儿媳妇,你胡说啥呢!”云峰老妈气得说不出话,抹眼泪。

110 来了后,对方更过分,颠倒黑白说是许静的车把那小孩子撞了,你看现在车都没熄火嘛,我儿子又不是瞎子怎么会自己撞到她车上?。。。反正是,很昏迷!最后警 + 察调解,小朋友虽然受了点小伤,但是这边的跑车漆面也花了一块,这样正好就算了,都公平嘛,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云峰第二天上午把父母送上了回西安的飞机,下午就去南航找对方。你娃骂我老婆被人包了,这个无所谓,许静反正是“前空姐”,这种话耳朵都听起茧子了。但是打我老爸?我日!。。。没想到对方很不忿,打了你娃又怎么样?还找了一大帮社会上的人来,竟然把云峰也打了一顿!

这个就他妈有点幽默了。“李老板”竟然被人打了,还是在银鹰酒店门口打的,街对面就是南航的办公楼!

这是个偶然事件。但我们很早就说过,人生的很多改变,其实都是“偶然”造成的。云峰现在已经可以算是枭雄级人物了,但是在这之前,他都一直扼守内心深处的那道防线:自己是一个生意人,不是黑 + 社会。所以以前被老沈整的那么惨,他都不找范哥,而是自己一个人去解决,就是不愿意和黑 + 社会发生除了生意来往外的其他任何联系。但是这次的这个小事,却让他一下子感觉到那道防线快守不住了。。。以前可以不顾一切,提着脑袋连皇帝都敢拉下马,但是现在自己已经成家了,有老婆,还有年迈的父母,还那么不管不顾的亲自上阵?

最后他玩了个折中方案,仍然没有去找老范,但是却找了另一个人:杰仔。

杰仔在老沈被云峰 PK 掉以后,立即就公开活动了。他娃几乎是把老沈以前的那些“黑帮旧部”全盘接手,现在整成了“后起之秀”。杰仔并不笨,他当然知道和他打过交道的那个傻北仔根本不是一般生意人,所以他其实很早就想和云峰搭上关系。但是云峰并不怎么喜欢他,而且也不愿意和他娃这种打仔有什么来往。。。没想到这盘云峰主动来找他,杰仔立即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可以让自己的 level 提升了。

具体杰仔怎么去修理南航那娃的,这里就不描述太多了。反正最后的结果是:对方给云峰赔了 5W ,再外加一桌饭,算是正式道歉。

从此以后,云峰就开始往真正的黑白通吃那个方向滑了。

还有点小花絮: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被李原心知道了,于是乘务队里以前和许静很熟悉的几个 MM 都知道了许静的老公是资格“达人”,全部发感叹“我怎么没这么好运气啊!许静真是火眼金睛噢!”许静和她们聚会,一说起男人就会被围攻“你老公还有单身的朋友没有?” ^_^ 。。。其实怎么说呢,许静吃亏还是吃亏在这上面,要是她没当过空姐,没在那种氛围里泡过,这时候其实应该引起警惕了,再怎么都应该点一下云峰了。但是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反而还有点女孩子固有的小虚荣,有点沾沾自喜。所以说后来发生的很多事情,许 MM 自己也有一部份责任的。


讯天公司到了 2002 年下半年,人逐渐多起来。除了小唐外,陆陆续续来了 20 多个人。毕竟云峰不是完全的“黑 + 社会”,他的公司还是有很多正当生意的,尤其是从老东家手里买来的那个还剩好几年的 XX 专营权,整个利润并不薄。这些新来的人其实就是在做以前广州办事处的那些业务,只不过营业额和以前比那可完全是两回事,天上地下的差别,呵呵。

人一多起来就有了个管理的问题。小唐虽然是贴心豆瓣,但她只是会计,最多只能在财务上帮到云峰,其他的那些东西,也没办法扔给这种老实女孩子去管。。。在许静从南航辞职的时候,云峰就仔细考虑过要不要让老婆来公司帮一把,但后来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不让许静来。因为他娃很小心,他可不想万一有了什么问题连老婆也牵扯进去。还是让她在家呆着吧,爱干嘛干嘛。再说你让许 MM 这样一个“前空姐”来公司,她的能力估计也帮不上什么忙,泼辣性格说不定还会白添些麻烦。所以公司里的人除了小唐外,没人见过“董事长”,也不知道这个“许静”到底是谁。。。

公司慢慢走上正轨后,云峰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他需要一个秘书。或者换成四川话说,需要一个小妹儿,帮他管杂事,就是做行政的工作。以前这些事情都是小唐在做,事情多非常累。而且云峰也不想让她再做,他的心思是想把小唐“窖”起来,少抛头露面,管好老子的账,别出任何问题,这才是大事。其他那些鸡毛事另外找人算了。

招聘广告登出去后,来了好些小 MM 。云峰现在有钱,财大气粗,给的 salary 也高,所以来的 MM 都挺不错的,甚至还有中大华工这些学校的本科生。但是他娃一个也瞧不上,理由都比较日怪:长的太漂亮、文凭太高、大城市的孩子。。。他娃咋想的?李老板素来行事诡秘,所以对秘书的要求其实只有一条:看一眼就觉得可靠,可以完全控制。条件太好的通通不行!

过了几天,又来了个 MM ,直接进云峰的办公室坐下,笑笑“我来应聘!”云峰抬头一看,半天才认出来,我日。。。高旋?

高旋笑得很妩媚“李大哥,愿不愿意再收留我?”

云峰看着大班桌对面的这个风骚女人,愣了足足有半分钟。 3 年不见,高旋的外表打扮和以前广州办事处的那个电话小妹完全不一样了,根本就是两个人!这他妈纯粹是一个模特打扮,要不是许静个子高的话,云峰感觉自己的空姐老婆可能都没面前的高旋漂亮。或者说的更准确一点,是勾人,勾男人的那种狐媚。

高旋这三年可以说一年一个台阶,售楼 MM ,某土老财秘书,某港商二奶,直至最后被港商踹掉。但是她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个香港老头给她买了广州户口,她自己还有存款,还得到了一套高档商品房。。。和港商拉豁以后,过了一段时间的麻将生活。某天翻报纸,突然发现“广州讯天科技商贸有限公司”在南都上的招聘广告,怔了一下,心头一揣摸,打电话过去试探着问“我想找一下唐燕玲”

和小唐联系上以后,高旋没费什么功夫就打听出来了现在的讯天公司和她以前在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云峰也早已不是以前那个土北仔,于是就很识体的问小唐“要是我想回去,你不会有什么看法吧?”小唐虽然不是很愿意,但她毕竟是一个老实女孩子,内心深处也一直记着当年自己初到广州打工,包里只剩几十块钱的时候是学姐高旋把她介绍到办事处的。。。所以她还是点了点头“只要老板同意我肯定没问题!”

当然,属于云峰“机密”的那些事情,小唐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半丝口风都不会透。不过高旋也不傻,她心里清楚的很,现在讯天公司这么大了,小唐都还留在那里做会计,她和云峰的关系应该不是简单的老板和小妹的关系。。。

云峰点根烟,看了高旋一会儿“你现在没工作?”
高旋媚笑“都快没饭吃了,李大哥你应该帮帮我才行呀!”
云峰也笑“怎么帮你?”
“你看我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我做你秘书行不行?”
云峰埋头考虑了一会儿,开口“好吧,明天就来上班”

他娃还是心太软,要是换成了我,老子绝对不会答应。开玩笑,高旋这种女孩子,心机太重了!不过云峰也并不是不知道高旋人怎么样,他娃的想法是高旋熟悉环境,而且以前也处过大半年,至少对她的性格很了解。要是去找个新人,说不定还没她合适。心机重没关系,你一个女孩子他妈还能跑出老子的手掌心?。。。当然高旋的外表条件也起了一定的作用,很有点小姿色,而且这几年打扮出来了,骚味重。所以云峰认为很合适。合适什么?合适带出去陪酒,呵呵。

很多人看到这里可能会想:云峰不会也像那些暴发户一样吧,弄很多小秘来日?这个你们就想错了,他其实在这方面很传统的。可以这样说:除了“工作需要”外,没有和除许静以外的女人上过床,而且结婚以后,就算是工作需要的场合他娃也不玩了。


聊完了云峰这边,让我们看看许静在干嘛。许 MM 自从结婚以后就辞职在家,但是只呆了 2 个月,她娃就受不了了。幸好后来买了房子,找到了事情做。装修断断续续的折腾了小半年。等搬进广园东的别墅,一闲下来,她又开始无聊了。

某天,突然接到龙星的电话,出去见了个面。原来龙星和几个朋友的那个歪公司,阴差阳错的拿到了一块南航的地,准备搞搞房地产。龙星想求许静帮忙。这个说起来有点寒酸:这块地非常小,只够修一栋小瘦楼,位置也很偏,原来是离老白云机场不远的一个小仓库,离机场路都还有很远一截,南航本来是想拿来修单身宿舍的,但是后来职工意见太大(没人愿意去住),所以就打算卖出去,结果根本没人买。。。她妈这么破的地块,谁敢来买?龙星一起办公司的几个朋友,都是南航的子弟,年龄都不太大,以前也没谁玩过房地产,几个青钩子一合计,以为是个发财的机会,于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跑去接手下来,等到项目真正开动了,才发现她妈的简直是无底洞啊!资金根本就跟不上趟,几个月时间就把贷的款整掉了一大半,楼还没起来,连售楼部都还没修好。。。

龙星是想找许静“投资”,因为他听人说过许静的老公是做大生意的,暴有钱。

许静晚上回家, 5 点就开始做饭,一个接一个的电话中给云峰,问啥时候回来吃晚饭。云峰带着小唐在老范那里对帐,也说不清楚什么时候能走,就一直敷衍。等到回到家时,已经晚上 9 点过了。许静却没有生气,还态度奇好,一晚上都极尽温柔。

云峰趟在床上,想了想问“有什么事?”
许静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埋头嘀咕一句“。。。没事”
“没事?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有啥事就说吧”
许静于是支支吾吾的把龙星的事说了。

云峰下床,点根烟抽,抽完说“钱没问题,我们可以出,但是我有 2 个条件”
许静赶忙问“什么条件?”
“我们必须要占股份, 30% ,我算过了,和他们投进去的钱比起来,这个要求不过份”
许静点头“嗯,我也这么想的!还有个要求呢?”
“你必须要去他们公司上班,管销售”
“我?。。。我根本不懂啊?”
云峰撇撇嘴“有啥不好懂的,哪些东西简单的很。你不懂会计,只能去管销售,反正这两方面我们一定要占一头”
许静犹豫了一下“云峰,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是说。。。”

云峰笑笑“我知道你以前和龙星的关系”
许静白他娃一眼“那你还放心老婆去啊?”
“有啥不好放心的,就你那姿色。。。”
许静直接一个枕头飞过去“去死!”呵呵

过了几天许静就去了龙星他们的公司上班。其实龙星也愿意许静来,因为他们几个娃当时已经没啥信心了。来个财主,正好,至少要死大家一起死。许静入了股,几乎是救命稻草,老子不信她的大款老公会看着项目烂尾。。。而且说起来还实在寒酸,他们这个公司后来真的没有请过售楼 MM 了,就许静和以前的公司前台小妹儿,两个人顶上。房地产玩成这样,为了节约资金连公司的股东都要赤膊上阵卖楼,简直是没得语言了。

不过许 MM 倒是不在意这个。她自小在上下九看着老爸那一批广州“先富起来”的人,起家都是自己摊早摸黑来的,所以她认为这个非常正常,钱那是那么好挣的?而且她以前是空姐,其实说白了就是个伺候人的活,飞了 9 年,什么人没见过?现在对付那些形形色色的买楼客对她娃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

也许是把许美女的自身优势发挥出来了,也许这是她离开南航后的“全新人生”,所以她娃几乎是全力以赴的在做。他们那个房子,说老实话,真的是不好卖,广州城里人根本没谁愿意跑到哪里去住,除非脑壳有包。来看房的都是些在白云山附近呆了些年头,有点积蓄的外地打工仔。。。先开始卖的异常艰难,一天能卖一套出去都不错了。后来许静把以前在上下九学会的那一套搬出来,自己整了个套路,反复试验,还貌似有点效果。根本不知道“销控”为何物的许 MM ,自己的套路反而还和正规的房地产营销那些手段慢慢暗合了,呵呵。后来有个来看房的投资客半开玩笑给她说“你们这公司奇怪,这哪是卖楼,完全是卖菜嘛!”

他们根本没多的钱打广告,不像卖菜一样卖还能怎么卖?许静自己也知道这点,所以各种“流氓手段”都是无所不用其极。人家是卖楼,要在乎利润,她娃根本不管,定的价格低的吓死人,反正先不图赚钱,等回款能把楼封顶再说。。。龙星他们几个都有点担心这样下去会亏本,他妈玩房地产玩到亏本的,广州第一家了!许静的性格这时候就显出来了,开吼,全部吼哑起。

还有个小花絮:一对打工仔夫妇,来看了很多次,一直犹豫,因为他们还在花都(广州的一个郊县)看了个楼盘,比这里的要便宜点。许静很有耐心,反复游说,一点也不嫌弃人家想买的是最小的套一。那对夫妇最后犹犹豫豫着快下订金了,去附近机场的银行取钱,他们的账户是一家小银行的,结果没想到那家银行在机场的那个分行当天停电,没营业。时间已经下午 5 点,坐公车回城里去取肯定来不及了,许静毛球了“上车,我带你们去!”这对湖南农村来的青年夫妻在广州打工好几年,什么苦都吃过,省吃俭用才存下 10 来万块钱买房子,以前除了出租车之外根本没坐过小车,这盘直接一伙就坐上保 10 洁,在车上才知道给他们开车的这个美女原来是房地产公司的“副总经理”,这下给感动的,呵呵,第二天一大早就又跑来把余款全付了。。。这些就是许 MM 的过人之处,你要叫龙星他们几个南航的干部子弟公子哥去干这种事情,他们根本做不出来,拉不下那个脸。


2002 年底,发生了一件让人非常难过的事情:文荣出事了,车祸。

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以及对离开的人的尊重,我们不说明是在南方黄衣服的什么“集体行动”中的出的事,只简单说说经过:文荣所在的机关抽调干部去参加这次“集体行动”,这是政治任务,军区在广州的很多机关都要抽人去。抽调的名单里本来没有他,但他的一个同事老婆怀孕快生了,“集体行动”本身也有一定危险性,文荣就自告奋勇顶上了。他知道因为自己的背景和受到的老爸以前兄弟伙的照顾,平时很多双眼睛都在看着你,所以越到这种时候就越是不能软。高干子弟,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意味着你要付出更多的代价才能得到周围的认可。。。这其实也是一种“公平”,中国特色的公平。

要得到就要有付出,这个道理恒古不变,如果打破,那结局绝对就是“出来混的,迟早都要还”。但是文荣这盘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在“集体行动”中出了车祸,送回广州的军区医院,跟着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份病危通知书。

云峰是在文荣去世的那天晚上才知道的消息,赶忙开车冲到东山湖,病房内外乱糟糟的很多人。在门口撞上文荣的一个小弟,云峰一把抓住他娃领口“咋才告诉我?”小弟面露难色“荣哥吩咐的,最后才给你说。。。”云峰有点奇怪,但是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立即挤进了病房。

这个房间是重症监护,有里外两间。外面一间本来是值班医生的,现在坐满了人,一堆黄衣服,还有几个白衣服,应该是从湛江赶过来的以前孙姐那边的人。孙姐半躺在一个检查床上,哭得两眼无神,几个女同事在旁边看护着她。。。云峰瓜站了一会儿,里间出来一个中年护士“李云峰在不在?”

文荣躺在里间的病床上,已经半昏迷。云峰把耳朵凑到他嘴巴上才听清楚“我走了以后,多关照健云。。。你老婆呢?”云峰愣了好一下,许静?有点叉了。。。文荣嘴巴又张了张“把你老婆叫来”

云峰不敢怠慢,冲出来就给许静中电话“在哪里在哪里?”许静还在机场那边,有点奇怪“什么事啊?现在还走不了。。。”云峰啪的一声把电话闸了,对文荣的那个小弟说“开荣哥的车去机场帮我接个人,把警灯打开,啥红灯都别停,赶快去!”小弟有点吃惊,犹豫了一下“这样。。。”云峰开吼“他妈人都快不行了,哪还顾得上其他!”小弟只好转身去了。

监护室里很肃穆,没人说话。谁都知道现在不过是在磨时间,文荣已经挺不了多久了。眼睁睁看着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旁边的人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等待。。。这种无助的滋味,比黄连还要苦。

许静在门口一出现,整个房间都亮了一下。她直接从售楼部来的,打扮的太“鲜艳”了,在一堆黄衣服白衣服面前显得特别刺眼。云峰跳过去小声说“快把首饰摘了!荣哥让你进去一下,可能有话想给你说”。。。许静摘掉首饰进去以后,只过了几分钟就出来了。云峰问她文荣说了什么,她埋头想了一下,脸色很凝重“荣哥让我暂时别告诉你”

几个小时以后,凌晨 5 点过,文荣停止了呼吸。


丧事倒是办的很隆重,该有的称号全都有,军区的班子成员几乎都来了。毕竟文荣的身份特殊,是军区前任 XX 长的独子,而且是主动顶替同事上一线,车祸也是在“集体行动”抢运物资时发生的,连驾驶员都只是轻伤,他却死了。所以他是真正当的上“牺牲”这两个字的,革命烈士这些虚头也是绝对有的。。。相信其他那些老大,看着文叔叔和文荣老妈白发人送黑发人,甚至连孙子都没有抱过,而他们自己的子女还仍然在吃香喝辣高官厚禄活的好好的,不知道他们心里面是怎样的一种滋味?

孙姐不用说了,在殡仪馆哭晕了好几次,几乎就没清醒过,照例是一帮子女干部搀扶着。云峰和文叔叔说了会儿话后,就站到一边,和魏科两个人抽烟。本来许静也要来,但是云峰知道孙姐不喜欢她,就没让她来。许静早上为这事还和他娃吵了一架。。。

云峰和魏科两个人在旁边站了很久都没动,烟一根接一根的抽。他们在聊什么?

云峰现在挂在心头的当然不会是老婆的事。许静虽然一直没说文荣最后在医院单独给自己交待了些什么,但云峰认为那不过就是“把老公看好”一类的话,不足为奇。。。他现在和魏科在一边悄悄议论的,是他们的“大事”。

这两个娃确实有点不落教,文荣前脚才刚刚走,两个老几就开始商量怎么把 business 整大点了。以前他们虽然没有明说出来,不过互相在心里面其实都清楚:文荣虽然在罩他们,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一个桎梏。这两个做事情无法无天的小弟其实早就心生怨言,毕竟他们追求的目标和文荣的完全不一样。文荣仅仅只是“关照”他们,对于他们的 business ,从来不闻不问,也根本不会去参与。。。云峰是文荣的“小兄弟”,魏科是文荣的内弟,他们表面上还是要听文荣的,但是私下里,两个老几早就是单线联系了,很多事情也都是瞒着文荣在做。。。

现在文荣不在了,魏科是感觉可以“自由”一点了;云峰的想法,是他娃要大展拳脚了。

 


第1部分   第2部分   第3部分   第4部分   第5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