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沙沙故事会官网首页     《最后时刻》第五季再见理想

第1部分   第2部分  第3部分  第4部分  第5部分  第6部分  第7部分  第8部分  第9部分  第10部分  第11部分

 

第1部分

=================================
老丁静静的开着车,虽然是北京气候宜人的秋天夜晚,但是他娃也车窗紧闭开着空调。他觉得很热,浑身都是汗。。。半夜一点过,北四环上车已经很少,这辆白色的A6在最外侧的车道上慢慢的向前滑着。明天这辆车就不属于老丁了,他要卖掉。因为他现在很缺钱。。。深蓝华亭的轮廓在夜色中慢慢出现,老丁踩了下刹车,再减下速,只有40了。

10分钟后终于挪到了小区门口,老丁停住,熄火,点烟,不开窗,闷头抽。

20年前,一个叫丁志成的芜湖小伙子考上了清华。全镇都轰动了,那他妈可是这个穷乡僻壤的头一遭!小丁那时候带个黑框框大眼镜,用扁担挑着行李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开始了自己的艰辛求学之路。。。北京是个大城市,来自安徽农村的小丁在整整第一个学期都没出过清华的校门,因为他很穷,生活费只够每天吃两顿馒头+素菜饭。

清华无美女,老母猪也要变貂蝉,再加上小丁很穷,所以自卑到连“貂蝉”也不敢去惹,就这样一个人过了4年。在这4年里面,小丁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献给了图书馆。后来一个阅览室的老师和他混熟了,就让他晚上帮着管一个阅览室。小丁在大四的最后几个月,在这个阅览室碰到了他的初恋情人茉莉(我们使用这个假名有一定原因,请大家谅解)。茉莉并不是清华的,而是旁边林业大学的一个大二学生,因为喜欢上这个阅览室里面的一套书,而林大又没有,所以她就每天晚上跑过来看两小时。

初恋是甜蜜的,在那个流行海子、顾城的年代,当然更他妈充满理想意味。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哈哈!不过那个时候的大学生都很纯,直到毕业的最后一个月,小丁和茉莉都还没拉过手。这时候小丁已经定了要去Stanford,他娃准备在走之前,无论如何都要表白一下。

最后在首都机场,小丁涨红脸憋不出一个字,反倒是大胆的茉莉当众亲了他一口,呵呵。

然后就是鸿雁传情,虽然远隔重洋,但是阻挡不了我的心,“千万里,我追寻着你;可是你,却并不在意;你不象是在我梦里,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时间过去1年多,到了89年的春节,小丁和茉莉已经在越洋邮件里面私定终身。小丁说“我马上就拿到学位了,可以申请你过来探亲!”茉莉说“好!我爸妈已经看了你照片了,他们同意了!”小丁乐疯了,20年寒窗苦读,终于功名美人双收,哈哈!

过了两个月,某天,小丁的一个台湾同学突然满头大汗的跑来找他,递给他一张报纸“快看!”小丁慢悠悠一瞧,立即从实验室的椅子上跳了起来。报纸上硕大的标题“China Plunge into Chaos”下面是一幅幅广场照片。。。小丁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联系了所有认识的中国学生,大家聚在一个教室里守着一台小电视,目不转睛的看着。。。

那时候通讯不发达,国内大多数人家都没有私人电话,唯一能够了解情况的渠道,在美国就只有电视和收音机。小丁对政治并不太热情,他现在担心的是茉莉,因为茉莉是林大学生会的。小丁知道,他的爱人多半都在广场上!。。。接下来的几个月,随着局势越来越糟,小丁像疯了一样的企图联系国内一切认识的人,但是根本没办法联系上:写回去的信全部石沉大海,唯一还记得的清华一个教授家的电话,打过去,师母听出来是他,压低声音说“这段时间不方便说话”

整到最后,那天晚上,小丁和一屋子的同学在电视上看着TANK从西长安街浩浩荡荡杀奔广场而去,所有人都没说话。。。过了段时间,国内的通缉名单出来了,“高+自联”后面长长的一串,小丁一个一个的仔细读着,想看看有没有自己认识的同学。突然,他发现一个很熟悉的名字!因为看的是英文报纸,上面的名单估计是香港媒体传过来的,姓名都用的港台拼法,小丁不能确定这个名字到底是不是。。。于是又费了番功夫找到一份华文报,上面登的中文名字,小丁愣愣的看着,崩溃了!

茉莉的名字是三个字,前两字都一模一样,但是最后一个字音同字不同,而且后面写的学校也是“北京林业大学”。小丁唯一的希望,也只能希望,就是确实是不同的两个人。但是谁都知道,这种可能性最多只有1%!后来,华文媒体开始不断的报道,又有谁谁谁被“营救”出来了,已经到达香港,已经到达美国。。。但是小丁一直没发现茉莉的名字。

从此,就完全失去了联系。。。

到了91年底,气氛已经完全缓和。小丁急不可耐的想要回国一趟,但是他现在还在学校,经济是一个大问题,来回机票他根本负担不起。后来幸好打听到有一个已经毕业在西雅图工作的师姐要回国奔丧,小丁赶忙借了个同学的烂车,死赶活赶冲到西雅图,在师姐动身前一刻找到了她,拜托无论如何帮着打听一下茉莉。

1个月后,师姐带回了两个消息:A。见到了茉莉,她没事,好好的 B。但是她已经结婚了。

小丁至此完全死心了。

在92年小丁拿到PHD学位的时候,远在中国的茉莉终于打了电话过来。原来她确实是上榜了的,正在准备跑路的时候,是一个一直喜欢她的师弟,冒着风险动用父母的高官关系帮她活动,把她名字改了,再一系列动作,最后才算安全了。茉莉很感激这个男孩子,就嫁给了他。。。这几句话我们现在说得很轻松,但是在当时,完全可以算是惊涛骇浪!所以小丁并没有怪茉莉,反而还为她庆幸不已。有爱情又怎么样?如果在面对生命的时候,爱情算个屁!茉莉做的并没有错,人家男孩子愿意那样做,可以说是把自己整个家庭的命运都搭上去了。在连总书记都会被丢翻的年代,一个普通高官子弟算什么?男孩子太不容易了!女人一生如果能碰上一次这种机会,要是我是女的,老子都要嫁!

小丁至此就完全收心,所有精力都放到了事业上。他离开Stanford以后,并没有和他的大多数同学一样在硅谷混饭,而是一个人跑去了纽约,进了ML(美林),从最低的职员开始做起。

时间到了97年,小丁已经变成了老丁,在美林、大摩和一家私人资本公司逛了一圈。投行里面几乎所有类型的职位他都做过,但是唯独就没有做过交易(这也是他娃很明显的一个弱点)。事业算是有成,但是终身大事仍然悬着。虽然有几个关系不错的未婚女性朋友,但老丁知道,她们仅仅只能做朋友,或者是炮友而已。结婚,那是不行的。

也许老丁心里面那个永远无法抹去的伤口,可能必须要等他真正见到茉莉以后,才能完全复原。

97年底,老丁和一个以前大摩的同事跑回了中国。因为那个年代风起云涌的网络潮,老丁杀回中国淘金来了。那时候也他妈幸福,任何一个美国网站,只要能直接copy出一个中国版本就OK!马上就有各种各样的风投找上门来;再加上两位founder的投行背景,拿到投资那简直是易如反掌。

99年,老丁和伙伴嗅出了一丝不祥的味道。两个老几又跑回美国去转了一圈,研判一下,回来就立马把网站卖给了一家号称要做“中国门户”的冤大头,全现金,不要股份,呵呵。这盘简直整对了,第二年网络泡沫就开始破,老丁和伙伴毫发未伤,一家分了笔海钱,笑西流了。

2000年底,老丁和伙伴分道扬镳。伙伴回美国去继续给投行打工,老丁留在北京开始第二次创业。这一次决定,其实是老丁人生的岔路口。站在客观的立场上讲,其实伙伴的决定是更正确的。人家毕竟是货真价实的投机客,而老丁虽然混过很长时间的投行,但是他没有做过交易,或者说,是没有把wall street的精髓学到手。很多时候,他还是太感情用事。。。

老丁的第二家网站又醒里轰隆的整了起来。这盘虽然是逆流而行,但这次有个很唬人的噱头:美国一家巨无霸网络公司在里面有股份,而且还是发起人。这个就和一般的海龟网络公司不太一样了,在很多人眼里“这个公司很优质!”。。。老丁开始频频上杂志了,频频有记者约了。翻开那一年的专业杂志,经常都能看到老丁在上面笑“我的兴趣就是创业!我喜欢冒险!嘿嘿哈霍!”

2001年元旦节,老丁参加了一次清华同学会。在里面四处扔片子的时候,偶遇了当年的一个关系很好的同学,得到了茉莉的消息:在公+安大学,当老师。

当天晚上,老丁和茉莉见面了。已经过去整整13年,物是人非。老丁不再是当年那个带副黑框框眼镜的安徽穷学生,茉莉也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春活泼爱说爱笑的姑娘。。。岁月已经把他们改变,生活也把一切都埋进了时光里。现在能够说的,也仅仅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2001年国庆节,老丁突然宣布结婚,连最熟悉他的朋友都吓了一跳。更吓人的还在后头:在婚礼上见到新娘,更闪翻一片人。这个叫杨帆的女孩子当时才22岁,大学刚毕业,几个月前还是微软的实习生。。。老丁比他大14岁!

这件事情其实有很多蹊跷在里面。我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来说,后来在和杨帆接触几次后老子就感觉她娃有问题!老丁要说感情单纯,那他妈根本不可能,他又不是除了茉莉之外就没谈过朋友。他娃在美国的时候和几个学妹的关系都不清不楚,在大摩时还和一个工作中认识的报社记者(西女)同居过一段时间,后来回中国来后,又和一个北京Z行的办公室女搞过一阵。。。反正他娃绝对不可能不懂女人!剩下唯一的解释,只能说是杨帆太他妈精了,几下几下就把老丁这个阅人无数的中年男整的五迷三道。

老丁的缺点就在这里,他很多时候,在面对一些问题时过于感情用事。当然我们知道人都不是冷血动物,都有动感情的时候。但是必须得有个度。。。其实当初要是跟着那个伙伴一起回美国去了,那他妈屁事没有!老丁终究不是投机客,但是却做了很多投机客才做的事。


01年底,杨帆怀孕了。老丁这时候每天都志得意满,事业发达美娇娘,呵呵,大多数男人的终极追求,他都做到了。第二年杨帆生下了孩子,一个很乖的女孩。齐了!人生如此,还有什么别的要求?^_^

公司也风生水起,老丁的网站从客观上讲,在当时的确是一个很有潜力的项目。到了2002年年中,几个大门户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于是也开始搞相同的项目来PK。但是这几家都整不过老丁,因为没有他那么专业。其中最有希望把老丁PK下去的一家,我们称之为A门户吧,是由老板亲自去广州的老对手(不用明说是哪家了吧?呵呵)那里挖来的一个娃领衔。这颗卫星放的大,在当时的网络圈子里甚至造成了一次小小的“轰动事件”。这娃一到北京A门户上任,就挽起袖子疯整。。。过了几个月,老丁逐渐的开始感到有点压力了。

这个时候老丁公司的几大股东,对于“怎么办”就产生了一点分歧,最开始还有人愿意站在老丁一边,支持他继续和A门户PK,杀出一条血路;但是2个重量级股东都不想这样子,因为他们同时也是另外一家大门户B的股东,所以不愿意看到自己的投资“爆炸”,他们只想“整合”,所以一直拾掇老丁把整个公司都卖给B门户,这样不光可以保全自己,还可以把A门户的这个项目打下去,老丁自己也可以加入B门户,“为了共同的事业奋斗”,挺好的嘛,双赢双赢!

但是老丁不干,他娃认为他是要“重返华尔街的”,重返的方式,就是老子一定要去敲盘Nasdaq的开市钟!宁为鸡头,8为凤尾!

董事会斗争到最后,老丁几乎给整成了光杆司令,最开始支持他的几个董事纷纷倒戈,因为说白了大家就是图利益,风险太大的事可没人愿意干。老丁用尽了一切办法,眼看回天无力,只好使出最后一招:还有一个重量级的股东没有表态。不过这个股东虽然重量级,但在老丁公司里却只有很小的股份(仅仅只是人情股),是非执行董事

老丁拨了电话,详细把目前的处境说了一遍“。。。现在只有你才能帮我了”

Christy沉默了半分钟后说“我帮不了你,你现在能够做的就是认输!”

最后一根稻草也飞走了,老丁一下子就垮掉了,只好答应了B门户的收购条件。他从感情上讲绝对不能接受把公司卖掉的现实。但是不卖掉,自己已经成了孤家寡人,难道还能硬挺下去?资本的力量是这个世界上最现实的东西,没有人能够反抗。


卖给B门户,其实是一条很好的路,但是老丁当时过于感情用事,竟然拒绝了随公司一起加入B门户,只要求把自己的股份折价变现,再低的价格都要折!打死都不愿意去B门户上班。。。于是1个月后,他娃又变成了手握几千万的自由人了。下一步怎么办?我们不知道他娃当时是怎么想的,他在很短的时间就决定不“创业”了,回老本行,玩投资!

玩什么投资?他竟然又做出了一步匪夷所思的举动:玩OTCBB。

在2002年,中国出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地下”公司,说白了就是中介公司,专门包装中国的小型公司去美国OTCBB(Nasdaq的场外市场)上市。OTCBB的规矩没有Nasdaq那么多,按中国人的理解就是“半规范”的,或者也可以理解为“一级半”交易市场,上去的难度小于Nasdaq,当然更远远小于NYSE。这些中介公司完全是鱼龙混杂,乱七八糟什么来路的都有,甚至玩诈骗的都一大堆。骗钱的主要方式是先编造出一个上OTCBB的“可能”机会,然后四处兜售这家公司的原始股。。。但是老丁不怕这个,他认为自己是Wall Street出身的“专业人士”,谁还骗得了我?

以前那个回美国去了的伙伴,从其他人口里听到消息后连夜给他打来越洋电话“你别玩这个!国内的水太深了!”
老丁满不在乎“你不懂,现在国内的情况我比你更清楚!”
伙伴沉默了半天“志成,你听我一句话:要是我在国内做这个,我可以保证能赚到钱;但是你做,你会亏死的!”
“为什么?”
“你的性格根本不适合做这些投机性的东西”
老丁回一句“不一定,我倒要看看到底水有多深!”
伙伴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轻轻把电话闸了。

三个月后,老丁通过不知道哪里来的渠道相上了一家辽宁的化工公司,然后几下几下就决定入伙。。。具体过程我们不太清楚,反正结果就是大家都能猜到的那样:被骗了,投进去的血本全部打了水漂。

老丁最后第一次走进那个化工厂,才终于弄明白这家公司根本没可能去美国上市:退休职工比在岗职工多一倍!连续亏损了5、6年!就算把工厂的地卖了都还不起银行贷款!剥离?剥离你妈个铲铲!连市政府、区政府、国资委都是这个连环套里面的角色,不被坑才是他妈见了鬼!

中国的现状就是这样,穷凶就会极恶,利益环环相扣。。。

老丁自己打车回了沈阳,晚上11点过坐在桃仙机场的候机厅里等末班机。他傻坐着,两眼无神,看着周围空荡荡的通道,想哭。。。上了飞机后,发现头等舱只有他一个人,心头又痛了一下:这是最后一次坐头等舱了吗?以后会不会连飞机也坐不起?

回北京呆了一个月后,慢慢恢复过来了。既然已经栽了跟头,还是认吧,多想也没用。于是又开始捣鼓自己10年前刚从Stanford毕业时的一个梦想:做一家软件公司,把他在上学时自己偷偷弄的一个股票分析模型变成产品。为什么要说“偷偷”:因为这玩意儿不完全算他自己整的,有老师和其他同学的很多功劳,只不过呢,其他人都放弃了,只有他还一直保留着的。。。于是一个月后,在上地那边弄了个虾米公司出来,开始整。

这时候老丁的钱其实只剩下3、4百万了,深蓝华亭的那套大房子还欠着按揭的,小软件公司在一年之内又根本不可能有收益,每个月还要贴进去不少钱,于是逐渐觉得手头开始发紧。。。当然,他根本没告诉老婆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告诉她。老丁心里面非常清楚:杨帆愿意嫁给他,除了海龟壳比较“优质”外,剩下唯一的理由就只能是钱。

几天前杨帆又在嘀咕,以前微软的某某嫁了谁谁,买了个啥啥跑车,她也想要一个,方便以后接送女儿上幼儿园嘛。而且还要买个更好的才行,把那个某某比下去!那时候他们的女儿才刚断奶没多久,接送个屁啊?

老丁逼得没办法,盘算了半天只好决定把自己开的A6卖掉,骗杨帆“公司里面研发很紧,每天都要到半夜,我就在上地那边住算了,周末才回来,就用不着车了。。。”


让我们回到文章开头:老丁把车停在小区门口,车窗紧闭,一个人坐在驾驶座上闷头抽烟。半小时后,来了个面熟的保安,敲车窗玻璃,问有没有啥能帮忙的?老丁把窗户摇下来,摆摆手,勉强笑笑“没啥。。。”

他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压抑,难道已经走投无路?回美国,不现实,脱离那边那么久,回去了很难找到合适的事情做;留在北京这样耗着,自己的小公司要出头的话遥遥无期,手上的钱难以应付目前如此大的开销;去上海,有点同学关系,但是自己做不来同学的那种行当(纯倒买倒卖),也没有同学的那种政府背景;下广东,倒是有早年的清华哥们儿在深圳关外开厂,但是自己从来就没做过实业,连真正的流水线都没见过,他妈怎么玩啊?。。。

最后只剩下一个可能的机会,不过这个机会风险太大!老丁在手机键盘上反复的按“00852”,按了又删掉,删掉又再按。。。最后一次,终于没有删掉,继续把号码按完了。

接通了以后,老丁声音沙哑的说“我现在情况很糟糕,能不能帮我?”

Christy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明天下午,深圳见!”


****************************************************

汪倩是一个上海女孩子,很漂亮,很优质,重点中学毕业,上外96级。2000年大学毕业时父母不希望她出国,于是挑了一圈offer后去了一家陆家嘴的外行,作部门小秘。两年后觉得翅膀硬了,又跳到一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在上海的一个代表处,没做多久后再跳到了一家香港起家的外行(不用明说了吧,呵呵)的上海分行,给一个director做assistant。

这样一个超优质MM,大家不用作任何想象,在上海的每个高档写字楼里都一抓一大把。各位只需要在下午6:00以后站在中信、恒隆、港汇、陆家嘴的任何位置扫描即可。。。不过汪MM还有个特别出众的优势:她长得非常漂亮。

汪倩大学时谈过一个男朋友,毕业那娃出国了。也许是这个娃真的很优质,真的很“标准情人”,也许是其他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反正这个现在根本不知道在地球哪个角落的帅哥后来就成了汪倩的一个挡箭牌。挡什么?挡无数追求者啊。

经典台词就是“我以前的男朋友能给我一种feeling,沁人心脾,你不能给我这种感觉,骚瑞,我们不合适的!”

于是无数的优质强悍文雅以及歪瓜劣枣男纷纷铩羽而归,汪小资在上海的外企写字楼中我自横刀向天笑。。。

有没有死不悔改的?有!汪倩还在那个美国律师事务所的时候,某天,老板交待一个小case“我昨天约了个娃下午来,但下午我有急事要出去,你帮我跟他谈谈”汪MM很奇怪“谈什么?”老板“这娃是一个客户给我推荐的,简单谈谈,就是面试的意思,但是不要跟他挑明”

下午3点,那娃准时出现,先在门外探头探脑的张望了一阵(当时前台不在),然后蹩手蹩脚的准备把玻璃门掰开钻进来(有电子锁的老大!)。汪倩正好上卫生间回来,立即吼住他“干什么的?!”那娃极其猥琐的媚笑,然后摸出张皱巴巴的名片送上“你们的XXX约我来谈谈”

会议室落座,汪MM一脸冰冷,扫了一眼那张名片,是个从来都没听说过的小律师事务所,背面还印的有砖头大的字“本所承接。。。等业务,联系电话XXXX8888”跟个卖狗皮膏药的一样。

乱七八糟聊了一通,汪倩心里一直在嘀咕“怎么会有客户向老板推荐这种人?这哥们儿完全就是个混的嘛!”当然她也不好明说出来,因为老板交待了是“暗试”。。。但那娃貌似根本就没读懂汪MM脸上的表情,一直在滔滔不绝,天南海北的胡吹。完了还来一句“汪小姐,能不能留张名片给我?以后说不定会有联系啊嘿嘿!”汪倩不动声色的飞了张名片过去,心头说“联系个屁!你已经被本小姐cancel了,就别再想见BOSS了”

6点半,汪倩下班,娉娉婷婷的下楼,正要往陆家嘴地铁站走,一个白色捷达轰的一声杀到面前。那娃在车里笑“顺路我送你啊!”汪倩怔了一下“你怎么还在?”“我一直在楼下等你啊,嘿嘿,上车吧。。。”

那天晚上两个人一起吃了晚饭,还一起看了场电影。8过你不要以为这是“美丽邂逅”。至少在当时,汪倩根本就没可能看上这个说普通话带点东北口音的捷达男:这娃不是上海拧,长相也一般,华东师范法律系毕业的(师范?!),看样子也没有太多钱,不然不会开个破捷达。。。汪倩虽然不是专业搞法律的,但他是外资所的秘书,对于律师的“三六九等”非常清楚:这娃不过就是个冲上海滩的小律师嘛,有啥好稀奇的?

那她为啥还会和捷达男一起吃饭看电影?这个说起来比较微妙,可能只有女孩子才懂这种心理:汪MM虽然优质,但是优质并不代表你可以真的“横刀向天笑”,还是需要男性朋友的,还是需要有埋单的倾慕者的,尤其是需要这种比较好玩、可以偶尔排遣一下寂寞的“及格男”。。。以汪倩的阅人经历,当然一上车就看出来了这娃起了逮猫心肠,不然谁他妈会在楼下傻等好几个小时?

但是捷达男运气好,正好碰上了汪MM的真空期,呵呵。

另外有三点给捷达男加了分:
1.汪倩绕到副驾开车门的时候,瞅了一眼车牌,“吉A”,外地牌?刚下隧道,不经意说起新天地附近有家啥啥餐厅还不错,但是一过7点就人满为患。捷达男很平静的说“拴安全带”,半分钟后,上演极品飞车!汪倩吓得大呼小叫,有几次紧张的把眼睛都闭上了。。。杀到新天地,刚刚7点!捷达男对他微微一笑“坐我的车,你放心,只要不出内环,法拉利都只能吃灰!”后来在饭桌上一聊,才知道捷达男的老家在长春郊县,老爸最早是一汽的技术员,后来下海后在县里整了个沙发厂,专门给一汽做很多车型的座位。捷达男从小在汽车厂里泡大,小学就会开车了。。。汪倩脑子一转,立马了改:这娃老爸是个开厂的,虽然可能不是很发达,但应该身家还不错,加10分!

2.吃饭,继续乱聊。捷达男其实并不太会讲话,汪倩有几次试探性的指东说西,探听一些诸如对方的女性朋友圈子、是否在上海买了房子之类问题,捷达男都没反应过来,只会很诚恳的讲哪年毕业的,工作经历,行业看法一类的闷气事情,但是一说到具体的案子、各个区法院的熟人、如何勾兑老板等等,立即就开始滔滔不绝。。。汪倩脑子再转:这娃确实是那种“混”的小律师,社会关系较广,但貌似不太会和年轻女孩子打交道,嗯,8错,可以吊着,加5分!

3.看完电影出来,已经快12点,汪倩突然说“要不要去吃宵夜?”捷达男一怔“太迟了吧。。。我送你回家算了”到了小区门口,汪倩又说“我一个人住的,上楼坐坐?”捷达男再怔“不太好吧,改天,嘿嘿”。。。你们不要以为汪倩真的想带人上楼,如果捷达男答应了的话,汪MM的回应绝对是“呀!我忘了这两天我老妈来了,不太方便,下次再说吧,拜拜开车小心不送!”呵呵,只不过是个小把戏而已,基本上能够确定捷达男不是玩一夜情的猥琐男人,看来可以长期吊着,8错,再加10分!

这样就85分了,各位感觉如何?是不是觉得汪倩是方雅的一个翻版?而捷达男是百傻的lite version?嗬嗬,那你们错了。汪倩和方雅绝对不一样!虽然都是小资MM,但是成色大大不同。随便片两句,浦东管委会这种地方无数毕业生撞破头都挤不进去,方雅却想都不想就丢掉,直接揣张身份证一个人冲北京,仅仅只为了一份前景并不明朗的爱情,这种举动汪倩绝对做不出来;方雅能买根名牌纱巾花掉5K大元眼皮都不眨一下,但是为了维持自己的“消费水准”,他娃吃客户的回扣可以为了500块就翻脸不认人,冲到老板面前威胁不换掉那家广告公司自己就走人,这种胆色汪倩也是根本不能比的。。。百傻最讨厌的就是小资女,但是既然会和方小资有过一段感情,那就表示她身上还是有非常多很“真”的东西,所以能够和很“糙”的百傻配得起。这也是我们一直要表达的一个意思:小资作女没关系,但你要有那个作的资本,你至少要能让“一部分”男人真心的佩服或者欣赏你,不然你丫玩到最后就会发现自己原来是----loser。

那捷达男和百傻也不一样?当然不一样,1。我不会和一个偶然认识的女孩子立即就单独吃饭看电影,外企白领丽人的身份说明不了任何背景问题,你知道她看完电影回去是不是就被别的男人日? 2。我在不能确认一个长相漂亮的女孩子是真的对自己有好感之前,绝对不会对她讲太多自己的家庭背景,因为漂亮女孩子经常能碰到男人向自己“倾诉身世” 3。我不像捷达男一样会玩极品飞车,这玩意儿可是技术活^_^。


汪倩给捷达男打了85分,捷达男从此就开始了自己的艰难追求之路。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了将近两年:从最开始的送花、请吃饭、接送上下班,到很熟悉了以后,几乎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汪倩并没有在那家外资律师所做多久,认识捷达男半年后就跳去了同样在陆家嘴的那家著名外行。当时捷达男可能是实在不愿意这样没“名分”的继续下去,在汪倩跳槽前的那个周末两人吃饭,汪倩仍然不冷不热。捷达男多喝了两口,东北人的脾气出来了,吼一句“老子受不了了!你给个明白话行不?”汪MM冷脸“我们只是朋友!”“朋友?哪个男女朋友会每周都见面?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汪倩一言不发,立即收包,起身走人。

第二周汪倩就不接电话,无论怎么打就是不接,像他妈人间蒸发了一样。捷达男只知道她跳槽了,但是那家外行在上海有好几个地方,他也不知道汪倩具体去的那里。整的来没办法,只好去汪倩家小区门口等。连续等了好几天,仍然没见到人,这下傻了。

过了两天,半夜一点过,捷达男突然收到汪倩主动打过来的“你。。。能不能帮我一下?”原来汪倩的舅舅在昆山当包工头,一周前工地纠纷,械斗,把对方打坏了两个人。汪倩的老爸跑去帮忙调解,结果又整烂了,再次械斗,人被那边公+安扣住。所以汪倩这几天都没有回租的房子,而是在父母家住,一大家人都在愁眉苦脸商量对策。晚上12点的时候,昆山那边的亲戚打来电话“完蛋了,明天一早就会被刑拘!实在没办法了!”汪倩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主动给捷达男打电话。

他妈你不是很牛逼么?这时候就想起人家是律师了?日。。。

白色捷达在沪宁高速上飞驰。汪倩在副驾上没说话,老妈和舅妈在后座唉声叹气,捷达男一直在边开车边打电话,总共打了不下20个。。。到了昆山,捷达男电话也打完了,走进分局的时候,脸色很严肃的对汪倩老妈说“阿姨,应该没问题,人能捞出来,我有好几个同学在苏州的政法口,刚才都给我打了包票了!但是一定要赔钱,而且不少!”

汪倩赶忙问“到底多少?”
捷达男顿了一下“总共要30万”
“30万!。。。这么多?”
捷达男停下,把汪倩拉到一边“我给你说老实话,这30万都是赔人家的,打坏了好几个!。。。其他那些活动的钱,都不算了,我帮你解决。你现在和你妈舅妈商量一下,现在案子还没到检察院,如果同意赔钱,公+安在明天一早就会放人;如果不同意,再拖,拖到最后花的钱更多,翻倍都不一定能打住!”

汪倩和老妈舅妈一商量,觉得也只能这样了。但是还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他妈明天到哪里去弄30万现钱?他们家只是上海的小市民,经济并非很宽裕,舅舅也只是个小包工头,挣了点钱都给扔在房子上了,这他妈怎么办?

捷达男又开始打电话,半小时后问汪倩“怎么样?”汪倩脸有点红“我们现在只能凑出20万。。。”捷达男微微一迟疑,开口“剩下10万我帮你们出,算你借我的,人能出来没事就好”

我们插句嘴:不管捷达男和汪MM现在是一种什么关系,以他娃的律师身份能这样做,耿直!

第二天捷达男又带着汪倩一家人上海昆山打了两个来回,把汪倩家的20万和自己的钱都凑上。到了下午吃晚饭的时候,人终于放出来了。。。他其实总共拿出了18万,10万是借给汪倩家赔受害方的,另外8万,是他自己出的,放人的“手续费”。当然他没给汪倩说这8万块的事。这娃是个爷们儿。。。而且8万还仅仅是给案子“经办人”的,还有欠那一摊子苏州政法口同学朋友的人情,这些东西折到最后其实都他妈要用钱来还!

晚上回上海的时候,汪倩舅舅一家坐的工地上的车,汪倩和父母坐在捷达男的车上。汪倩老爸毕竟是男人,不像她老妈一样可能心里还在算计是不是被这个歪律师给骗了钱(我日他妈挨球了哈!),所以对捷达男还是不住的感谢,说回上海后一定尽快让汪倩舅舅把借你的10万块给还过来。后来汪倩老爸弄明白了捷达男是女儿的朋友,于是又拉了两句“你不是上海拧啊?哦,长春拧啊,哪个大学毕业的?哦华东师范啊,对了你叫啥名字啊?”

捷达男很有礼貌的问答“叔叔我叫陈原”

汪倩老爸又问“小陈你结婚没有啊?”汪倩老妈盯他一眼,他娃立即哑起了。

陈原没有说什么,专心开车。。。从18岁考大学到上海,现在整整10年了,汪倩是这10年里面他唯一真心爱上的女孩子。虽然是有地域差异,有外在差别,但他绝对是真心对汪倩的。他自己心头都在想,现在车上这4个人,以后会成一家人吗?如果有这个可能,我一定会。。。很幸福,我也一定要让汪倩幸福!

只有陷于真挚感情中的男人才会这样做。陈原自从毕业以后就没有要过在吉林老家开沙发厂的老爸一分钱,从上海一个郊区法院的打杂小弟开始做起,出来后辛苦混成小律师,辛苦混出自己的一点社会关系,辛苦盘出自己的“资源”圈子,这对一个中国的律师来说,就是全部!拿出的这18万块钱,也是他的全部,是他在上海工作6年的所有积蓄。。。


这个事情完了没几天,陈原和他的伙伴(他们是个挂靠大所的渣渣team)去了一趟山东,帮一个老客户要钱。过程比较曲折,死皮赖脸的混了2个月才拿到钱回上海。刚到的第二天,汪倩就给他打电话,说晚上吃饭,把舅舅凑的10万块钱还给你。

陈原在饭桌上明显看的出来汪倩特地打扮过,对他说话态度也变得很亲密了。当然,他娃对现状还是很清醒:经过了昆山的那件事,汪倩只是对他打分又增加了很多而已,但离“男朋友”还是有距离的。。。汪小资的这种二五做法让在感情上很老实的陈原竟然有点感动,因为他觉得汪倩还是不肯给他“名分”,那就说明汪MM不是那种“太过势利”的女孩子,不会因为占了你的好处才喜欢你。他娃甚至心里都在说:上海女孩子嘛,都有点那个,很正常的,理解理解,汪倩还是很不错嘛,是好女孩子哦,一定要真心对她好。。。

是不是自欺欺人?我相信陈原当时是真的那样想的。这种心路历程,男人都能体会。

接下来的半年,又恢复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若即若离关系。汪倩在行里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事,都知道她有一个“男性朋友”。至于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些MM些都是玩钓鱼的高手,大家都心知肚明,呵呵。

到了2003年夏天,两个人还是这样吊着。说句老实话,陈原脾气好,而且爱汪倩爱的太深,要是换了其他小伙子,早就走人了!任何事情都得有个度,做得实在太过分他妈会有报应的。。。汪倩这时候已经毕业三年,换了三份工作都是在外资银行律所一类地方。这些地方的优质男当然也不少,对她有意思的肯定也多。但是汪小资想的一是要“卖个好价钱”,二是自己还年轻,绝对不能早早答应一份感情然后把自己整来笼起。所以她一直就谁也没答应,关系熟没事,但要做男朋友还需要长期考验。。。身后跟了一个班,“班长”就是陈原,他妈的!

这些对汪MM有意思的优质男里面,客观点讲,陈原的分数虽然算高,但还算不上最高。汪倩在行里是一个director的助理,这娃的老婆是另一家外行的,上MBA班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小男同学,觉得他还很不错,就拾掇老公把自己的助理介绍给他。汪倩和MBA男见了几次,感觉非常不错。这娃比陈原分数高的原因,就是他有汪小资口里的那种feeling,让汪倩一见就不能忘记,难以释怀。。。

但是MBA男也有个很大问题:他研究生毕业后只在一家计算机公司工作了两年(就是《沪江不眠夜》里面大海呆的那家复旦的公司,纯属巧合,世界很小,呵呵),做技术写代码整不赢大专生,做sales连酒都不会喝,客户要“娱乐”他娃竟然送过去两张音乐会的门票。。。根本没法混!眼看已经快28了,于是又跑来上MBA,想能不能当个跳板进外资银行去混日子(所以汪倩老板的老婆才会对他“感觉不错”)。这娃的问题就在这里:事业方面实在很一般,和努力打拼的外地青年陈律师同学完全不能比。

汪倩并非刚毕业的小女生,而且还是典型上海女孩子,所以自己非常清楚事业方面绝对是挑男朋友的第一考量因素。但是这么几年阅人无数,那个一直在等的“feeling男”现在终于出现了,但偏偏事业一般般。他妈到底咋办?选择还是放弃?。。。整到最后她自己也没主意了,完全乱了方寸。

陈原那段时间也明显感觉到汪倩对他的态度起了变化,有时候连续一两周都不愿意见面“很忙!”;有时候又每天都打电话让他来接下班“今朝吃力杀了,侬要来接!”还撒娇,日。。。

正在看文章的已婚70s女同胞,相信都看的出来汪MM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她娃虽然阅人无数,但是还没有搞清楚男人的那个feeling是和事业有一定关系的,从某种程度上讲,很多时候是成反比(但不全是)。就是因为事业不行,所以在优质女孩子面前没有太多资本可以讲,所以才会对女孩子比较柔,比较会讨女孩子欢心。。。小资女既要feeling又想要馒头,这种要求不可能完全达到的。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选“加权平均分”高的那个。陈原的事业不错,还没到30岁就已经混得有点小名头,上海政法口上认识他娃的人不下200个,虽然是外地人但是本身家境很不赖。而且最关键的,是他和百傻性格不一样,他娃脾气很好(这对娇气一点的独生女孩子来讲很重要!)。总之,傻子都看得出来汪倩应该选陈原,因为陈原没有明显的短手,各方面都比较平均,但是MBA男除了那个feeling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东西。。。不过汪MM不一定这么想,她当时才25岁,多半可能还在做梦的年龄。

 


第1部分   第2部分  第3部分  第4部分  第5部分  第6部分  第7部分  第8部分  第9部分  第10部分  第11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