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沙沙故事会官网首页     《前路何方》第一季沪江不眠夜续集

第1部分  第2部分  第3部分  第4部分  第5部分  第6部分  第7部分  第8部分  第9部分

 

第2部分

=================================
宋晓彤是老王父亲当年账房头子的孙女,和栋伟一起长大,比栋伟大两岁。栋伟刚被带回上海时,因为不会说上海话,甚至听都听不懂,一开口就是东北大渣子味儿,刚上小学很受欺负。同校的宋晓彤比他大两个年级,每天都当大姐大和他一起上学放学保护他。后来栋伟小学跳级,初中又跳级,初二时已经和晓彤是同学。朝夕相处,十四五岁的少女暗生情愫,喜欢这个学霸弟弟。但纯属暗恋,一是有身份差别,虽然解放后老王父亲早已不再是资本家,晓彤爷爷也不再是账房先生而变成了国营厂的会计,但王家毕竟不是平民,老王父亲是挂了正协唱委title的,老王自己也在金融系统混的风生水起,当时已经有级别,而晓彤父母只是国营厂的普通职工,仅仅只是因为两家在49前的关系所以住的很近,走动频繁而已;二是晓彤成绩不行,从来都倒数,根本不可能考上高中,宋家就给王家透了点安排工作的意思,老王一口就答应下来,今时今日不同于运动年代,那时候王家自身都难保,现在有这能力那肯定没问题。后来栋伟高中考上了上海中学。晓彤被老王安排进了上海金专给金融系统办的内部中专班,混了几年拿到文凭。栋伟去北京上大学。晓彤毕业进了Z行当柜员。再后来当然顺风顺水,有老王照顾,只坐了几年柜,就安排到苏州河北面的一家支行的办公室呆着,管人事工资,安胎活路。四年后栋伟毕业进行里,一上来就是宝哥跟班。晓彤明白这身份差距实在太大,陶雯也实在太漂亮,自己完全无胜算,于是不做他想,找了个上海财大分到行里的江西大学生结婚。

现在这宿舍区的房子本来晓彤没资格分,因为她虽然工龄长点,但文凭和级别都低,是栋伟帮她想了办法,给她老公整了个假援藏经历(只是在大学最后一年留待去西藏呆了一年,实际上根本不符合援藏待遇条件)。然后两人还把房子选到了一个单元,想的是保持两家历史渊源,关系继往开来。

晓彤刚才收到栋伟电话,知道方雅要搬来住,赶忙上来看她。两人小时候一起玩过,老相识,一见面就熟络的不得了,乱七八糟聊了半天。过了会儿,晓彤的女儿莎莎又跑上来了。方雅得知小姑娘快六岁,马上要上一年级,就问开始学英语了吗。结果晓彤叹气,从中班开始就在外面学,但孩子好像完全不感兴趣,老公又是凤凰男大学生,只会哑巴英语,折腾了一年多,孩子还是只会一点点你好拜拜,简直发愁不知道该怎么办。方雅想了想,脑子一转,对莎莎说,阿姨是外语学院毕业的,会讲英语,要不要阿姨教你?她亲和力很强,莎莎想都没想就点头,要!

自从春节前和我通宵电话后,方雅想通了很多事,心至少收了一大半回来。现在栋伟给她安排嫁妆房,一切看来都要上正轨了,所以她娃马上决定要做点表现出来。就利用这个机会开始教莎莎英语,从第二次开始又把东东和思琪也叫来。这就是每周末在家里搞的小英语班的由来。下面说说另外两个孩子。

东东是季伯的孙子。季伯就是当年老王父亲派到黑龙江去接老王回上海的人。当时老王要和小杨告别,就让季伯先带栋伟回了上海。季伯是老王父亲在慈溪老家的远房亲戚,十多岁就到上海法租界投奔王家,一直给老王父亲跟班。因为有点亲戚关系,而且人也老实,所以老王父亲一直很信任他。但刚解放时,季伯的老婆才刚从慈溪乡下来上海几年,没文化又喜欢听街道大妈乱讲,认为王家是资本家要倒霉,另外可能还有些生活琐事龃龉,于是坚持带着孩子回了乡下。季伯担心老王父亲,舍不得走,就一直留在上海工厂里,有外人的时候管老王父亲叫表哥,没人的时候仍然叫老板,就这样过了一辈子。到了八十年代退休,年龄大了,自己也需要人照顾,就还是回了慈溪乡下和老婆孩子住一起。结果没想到他的儿子和儿媳在2000年一次翻新镇上房子时出事故被墙砸死了(这个儿子不是刚解放时带回慈溪那个,那孩子夭折了,这个儿子是后来闻革时家族兄弟过继的),留下才两岁的孙子东东。那时季伯的老婆早已去世,他只好孤身一人带东东。过了两年,自己也不行了,弥留之际,让亲戚给上海打了电话。栋伟立即赶去慈溪,季伯在床上拉着他手说,乡下虽然亲戚多,但我走后孩子没直系亲属了,多半要受苦。栋伟想都没想就说,孩子我带走,会像自己儿子一样对他。

东东就这样跟着栋伟来了上海。陶雯虽然很恼火栋伟这种搞法,但她当时和栋伟不说势同水火,也差不多了,在没满足之前她还不想离婚,于是脑子一转就想了个办法:由陶雯的妈出面,给栋伟说,你们没养过孩子,东东已经四岁,跟着你们不一定能过好,不如就放在我们这里,上幼儿园啦什么的都方便,我们退休了反正没事就帮你们带着。栋伟想想陶家那里是小学的家属区,确实比跟着自己好,就同意了。东东叫陶家父母“陶爷爷陶奶奶”,叫栋伟“王爸爸”,见过方雅两次,叫她“方姑妈”……陶家有通过孩子在王家进一步获取利益的想法,所以对东东勉强还行,至少比慈溪乡下那些亲戚要好。栋伟也不是不知道这局面,只是想先这么对付两年再说,只要孩子不受罪就好。

思琪是方雅发小耿严的女儿。在南市的小弄堂里,耿家住在外公外婆家楼下,一个小单间,窗户都只有一个,逼仄昏暗。耿家是奉贤乡下人,改开后才到上海市区讨生活的。妈给人当保姆,爸打零工,送蜂窝煤球。耿严大约和栋伟同龄,还有个双胞胎姐姐耿华,小儿麻痹症,拄拐杖。耿家没有市区户口,耿严是在奉贤乡下上学,放寒暑假才回南市家里。耿华就没法上学了,只认得点字,勉强能看报纸。这样一个按今天说法进城农民工家庭,在南市贫民区里都算最底层的贫民,日子过的困苦可想而知。好在他们老家就在上海近郊农村,有退路,所以一家人还乐观。方雅从小每年回上海探亲,耿严耿华简直就像过节,除了方雅带来大把零食随便吃,小杨还会给方雅钱,让带着耿家两姐弟去看电影。小杨虽然精明市俗,但本质上是很善良的女人,这特质也遗传给了方雅。她自小就对比自己条件差的同学朋友有很重的同情心。

耿严长大后,先是跟车跑长途,后来又拿了驾照,给奉贤乡下的亲戚开卡车,最后终于自己买了小面包,开始在上海郊区的各种工业园区之间送货。方雅回上海来后,他在闵行罗阳那边按揭了个二手动迁房小套三,一大家人和耿华都一起住了进去,总算条件好了点。接着把小面包也换成了大金杯,慢慢走上正轨。耿严原来的老婆跟人跑了,留下女儿思琪,好在家里还有爷爷奶奶和残疾的姑妈照顾她,小姑娘倒也没受太大影响,成天笑眯眯很欢乐。

东东,思琪和晓彤的女儿莎莎,这三个孩子恰好都是98年生的同龄人,当时都五岁。方雅在03年春节搬到天钥桥宿舍区后,就每个周末教他们学英语。她本身是教师子女,给小孩子上课毫无压力,亲和力又强,孩子们都很喜欢她。后来小区里莎莎的几个幼儿园同学也跑来学。那些家长要给钱,方雅打死也不要,就说只是教着玩玩,小孩子哪用给什么钱。对方想想,秒懂,她是栋伟的妹妹,这里是宿舍区,她是怕给栋伟惹些风言风语。当然,方雅本来也没想过收钱,她只是想挣点表现给老哥看,自己也换个充实点的活法,不再没事干就东晃西晃四处喝咖啡。

这给小孩子办家庭英语班算是碰巧搞起来的。那次通宵电话我还给她说过两个具体的事:一是最好不要再抽烟,她本来就没烟瘾,抽烟纯粹是为了喝咖啡时摆裤,现在周末在家上课,经常有家长来,都知道她是一个人住,如果家长闻到烟味就他妈尴尬了,这些家长都是Z行的,你懂,为了栋伟的面子连钱都不敢收,更不敢让别人有什么坏印象,所以她立即就决定不再抽了;第二个事情就是我跟她说,你好歹从小专业练了那么多年舞,在西外都经常在练,结果在北京的时候和那些交谊舞圈子姐姐混一起,年轻版的广场舞大妈,你跑去高射炮打蚊子,瞎混,真忍心舞蹈功力就这样荒废了?她想想也是,再那样混下去,说是跳舞出身的都他妈快没人信了……专业得要捡起来,人才充实点儿。

结果就还真碰到这样个机会。刚搬到天钥桥后一周,有天上班,听隔壁工位的吴娟说,有亲戚在浦东一家国际学校,正发愁找不到合适的课余舞蹈老师。方雅就电话试探着联系了下。本来她还很担心,因为自己除了有各种舞蹈证外,并不是专业的舞蹈老师,也从来没教过舞。结果对方好像对这方面并不特别在意,只含蓄的说,我们这是国际学校,很多孩子的中文都比较差劲。方雅声音提高两度,我是外语学院毕业,普通舞蹈课能够全英语上课。对方立即答复,周末试课!

周末一大早跑过去一看,在分管副校长的办公室里,给别人递张名片。她名片中文title印的是“市场研究分析经理助理”,但英文那面印的是“Research Specialist & Translator”。人家一看,哟,Sony的呀,还是translator,心头就同意了七八分。再看她坐姿,走路的动作,明显是长期练过舞的,立即带去舞蹈教室。

其实方雅别说教过这种课外班,见她都没怎么见过。因为从小是专业训练,从来没和课外舞蹈班的孩子一起混过。她其实根本不懂怎么教小孩子“练舞蹈玩玩”。所以一进教室就按照自己小时候正规训练的套路来,十分钟不到,整得里面一片鬼哭狼嚎。没想到学校的老师和围观家长一致点头,我操这专业的是不一样啊,练身体就该这样,轻飘飘的那不是玩嘛......副校长立即决定,就请这位Sally老师!

当然,学校其实是阴到笑,因为才给三百块一节课。虽然那几年的上海,三百块一节课请舞蹈老师,上芭上歌的专业演员都有人来,还别说上戏上音师大毕业的科班舞蹈老师。但关键是,得会英语,这个门槛一下就高了。方雅虽然是日语专业,但她入社会后至少一半的工作内容都是日英翻译,甚至还有韩英翻译,英语水平和公司的老外同事可以无缝交流。这样的资质跑去教小学课外班,你妈完全是降维打击,根本不是为了钱,只是为了找点合适的事情给自己做而已。国际学校三百块请到人,比正式老师的收入低一多半。副校长脸都差点笑烂,生怕方雅不来,回办公室就拿出合同,假模假式的说,因为是课外班,这个课时费水平当然是不能跟我们正式老师比的,有没有想过来当正式老师?……方雅笑笑,把老子当水鱼呢,不过没所谓,新人刚入行,又是玩玩,先就这么着吧,就点头签了合同。下周开始上课,每周两次。

走的时候正好碰到舞蹈班的孩子出来,把她围着。有些娃大胆说,Sally老师很温柔很nice,但一进舞蹈房就秒变魔鬼啊啊啊!方雅笑,你们上课听话,我也很温柔哦。

 

周一上班,收到栋伟电话“昨天东东给我打电话,说你周六去教了小学生跳舞?”方雅就把国际学校的事说了。栋伟想了想又问“学校在哪?”方雅说“碧云”栋伟在电话那头声音一下变大“碧云?你从天钥桥过去太远了……我给你安排下吧”。方雅很奇怪,安排什么?

没想到当天晚上,栋伟就让晓彤老公给方雅带回来一个小袋子,里面有两把车钥匙和行驶证。原来老哥竟然给她安排了辆车!

半年前栋伟让单位的大姐给方雅介绍朋友,挑了个J行的研究生。本来方雅看那小伙子还勉强顺眼,结果第二次见面对方就提房子问题,把方雅整毛了,直接收包走人。栋伟为这事感觉很没面子,还埋怨介绍的大姐“没给J行介绍的人说是我妹妹吗?”。后来方雅又乱来,找黄山冒充男朋友去见老王,把老王气得半死……这下栋伟认为必须得出手管管了,方雅马上就满27,再听凭她这样乱混下去,整成白相人(成都话耍家)就他妈贻笑大方。霸道总裁老哥认为方雅之所以这么飘,主要原因就是没在上海买房子,一直像在北京外企混的那种做派,房子租贵的,出门能不地铁就一定要打车,什么都讲活在当下,享受在眼前,心态始终不安生。他以为方雅是因为经济原因才没买房,所以房子就给她安排好,让她老老实实稳定下来,心态放下来落地……现在看方雅周末在宿舍区教几个孩子学英语,立即感觉前段时间套路正确。对了嘛,心安下来,什么都会慢慢上正轨嘛,挺好!然后昨天又得知方雅要去带舞蹈班,很高兴。但学校在碧云,这下老哥不淡定了,这么远几乎是穿城,又没地铁,那他妈哪行……直接安排辆车。

那车是Z行内部处理的一辆黑色蓝鸟,六成新,栋伟通过关系低价买下后上成了老王的名字(这套路在那年代很正常)。他自己平时有单位的帕萨特开,这辆蓝鸟就长期扔在了天钥桥那个宿舍区的车位上吃灰。以前晓彤老公偶尔会借来开,但后来晓彤发现这车因为号牌数字比较特殊,在老公单位和宿舍区太打眼,很多人都认识,本来单位就有人在背后议论老公能当上科长全凭自己和栋伟的关系,风言风语,于是就让老公别再借了,自己买辆富康踏实开得了。

方雅胆子也大,她很早就有驾照(大学毕业时老方在哈尔滨给搞的),但除了张然带她开过两次几公里外,几乎就没怎么摸过车。好在这蓝鸟是自动挡官车,她娃真的麻起胆子当天半夜趁路上车少就一个人开去了碧云,晃了一圈后,又换了条路从龙华绕回了天钥桥。来回将近五十公里,Sally老师真的有点虎……

说起房子车子,这里插一句,当时上海房价并不高,大约和广州一个水平,比北京低的多。方雅要按揭一套房的话并不难,毕竟那时候顶级外企的收入比社会上水平要高不少,她在Sony的很多同事甚至都是全款买房。她不是买不起,是不愿意买。以前在北京除了跟外企交谊舞圈子的姐姐们学了些不好的生活习惯外,还跟那个美国marketing公司的国外同事(主要是几个美籍日裔高管)学了一整套这些在各国游荡二十年的大公司高管的精装租房生活strategy,这里不多费口舌了,第三季再详细聊。现在栋伟安排房子车子,她心里虽然不像其他女孩子那么满足感爆棚,但也知道是该安定下来好好过日子了,所以也没抗拒,表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还是自己一个人住,栋伟又不可能随时都跟着自己屁股后面转。

过了几天后,栋伟又让她把户口也从人才中心迁到了天钥桥。这房子的房主最开始是栋伟自己,发生保姆事件后他就找行里的熟人帮忙,利用单位房还还没修好,资料还没完全到房管局的窗口期,在单位内部倒腾一番后变成了老王的名字。当然,这番操作至始至终都瞒着陶雯……因为这房子上没户口(栋伟的户口一直放家里和老王在一起,结婚后也没迁到浦东联洋他自己的房子去),方雅的户口照理说是迁不过去的。那时H已经下放到某区某委任副职了,正好和这块有关,栋伟就让他写个条子帮帮忙。这种小事不违反原则,H很爽快就办了。方雅去某区区委拿条子的时候,对方称呼她“小方”,也提了提当年浦东管委会的事“这没什么,年轻人喜欢闯荡,人各有志嘛,只要能体现自己的价值,在哪都可以干出成绩啊”。方雅对H印象挺好,虽然秘书出身有点喜欢打官腔说空话,但看得出来这人很正派,和表哥那种一半骄傲跋扈一半上海男人精明气还真有点不一样。

 

开春后,某个星期五,突然收到大海的电话,想请她晚上去看电影。方雅问“什么片子?”
“哈利波特!我等了很久呢,才拿到票”
方雅犹豫了一下“你喜欢看这种啊……”
大海赶忙说“你要不喜欢咱们看别的也行”
“是只要我去了就行吧?”
大海显然没心理准备方MM来这么直接的话,支吾半天“你,你......当然可以啊,你喜欢看什么都行……”
方雅轻轻笑了一下“你票都订了那就哈利波特吧”
大海在电话那头很兴奋“好好好,下班我来接你!”

方雅并不喜欢哈利波特,而且张然本来约晚上吃饭的,但她还是答应了大海。主要是觉得可以和大海真正处一下。这个男孩子人老实,心好,而且长的并不丑,个子高高大大,其实至少可以打八十五分的。先处处看吧。

傍晚下班时,大海打来电话,已经到中信泰富了,在大堂等。方雅让他去车库出口等着,一会儿就把蓝鸟开上来了。大海上车后很吃惊“真不知道你会开车啊,这车……不便宜吧?”方雅当然不是为了显摆,忍着这种顶级写字楼地库的超贵停车费也开车来上班,只是为了尽快把技术练熟,毕竟周末去碧云才是开车的正事。她对大海笑笑,老实说了“我哥的车,给我开着方便我周末去浦东那边带舞蹈班”

哈利波特很好看,大海看的全神贯注,但方MM看睡着了。一半是不感兴趣,一半是有点累。最近一段公司事情多,昨晚加班到十点过,回家弄完上床都十二点了。大海是直到显演员表的时候才发现旁边的女神睡着了。方雅被亮灯弄醒,很不好意思“有点累……”

回家的路上,大海问“最近很忙吗”
方雅点头“事情多啊,外企都这样”
大海想了想“我听赵侠说,你刚毕业的时候好像是公务员吧?”
“嗯,我分到浦东区政府的”
“啊?这么好的单位啊……那干嘛没呆下去?”
方雅当然不可能说是为了自己第一个男朋友才去的北京,只好笑笑“去北京外企啊,我喜欢呆外企”
大海扁扁嘴“挺可惜的,浦东区政府的工作多好!”
“没什么可惜的,我不喜欢那种环境”

过了几天,又晚上加班。八点过的时候,宁浩突然在MSN上问“春节回东北了吗?”方雅楞了下,回“有什么事?”宁浩也不明说,腻起,东绕西绕一大堆,最后快下班时才说“楼下新开了个XX,待会儿下班要不要去尝尝?”方雅想想,然后起身,走过去敲门进了宁浩的房间,进门就直接问“请我吃饭啊,有什么事吗?”宁浩显然没想到方MM来这手,门也没关,门外其他工位的人都轻轻抬头望了下这边。他娃只好很尴尬的笑笑“没……什么事,就是随便聊聊……最近工作忙啊,呵呵”方雅来个职业微笑“我下班还有事,以后再说啊”,转身走了。

方MM这种精装office lady,哄得了一次,想哄第二次就不太可能,除非她本来就很看得上你。

 

三月底,和大海处的很熟了,基本已经确定了关系,两人已经以男女朋友相称。大海也到天钥桥来过几次,看方雅住的房子有点意外“这房在上海至少都是住一家人的,你表哥对你这么好?”方雅笑笑,什么也没说。她这方面和其他所有大城市女孩子一样,有点作。这到没所谓,人之常情。毕竟她家情况特殊,而且栋伟现在又是新星,为了避免影响,小作一下也无可厚非。

某次周末,方雅正在家里给小孩子教英语,大海也在。快结束的时候,有人敲门。大海跑过去一开,门外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盯着他看了两眼“侬自撒宁?”大海不知该怎么回答。也可能对方确实太漂亮,气场逼人,大海甚至都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方雅探身出来一看,很惊讶“嫂子,你怎么来了?”

陶雯旁若无人走进来,一言不发,四处乱看。方雅只好给孩子们说下课,各自回家。一会儿本小区的孩子都走完了,只剩下东东和思琪(这两个是要再等会儿,耿严负责开车接送,他周末在漕河泾开发区送固定路线,完事才来)。东东见过陶雯,怯生生的喊了声“陶妈妈……”陶雯根本不理孩子,对方雅似笑非笑“你哥真厉害,还有套房子都瞒着我。你也是命好啊,有个这么大方的表哥,连血缘关系都没有,简直比对自己亲妹妹还亲呀!”方雅嘴唇紧紧抿住,想了想说“嫂子……”陶雯猛然转头打断她“别叫我嫂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从来就没把我当过嫂子!”又走到小白板前,一把抓起来扔地下,指桑骂槐“册那妈则比,小妖精!”

方雅冷眼看着陶雯,一句话也不说。大海可能是被陶雯吓住了,竟然有点手足无措,站在旁边不知道该怎么办。方雅看思琪吓得快哭了,赶忙把两个孩子拉到了卧室里去。大海壮起胆子想说点什么,但对着陶雯侬侬侬,侬了半天侬不出来。陶雯白她一眼“刚比样子看啥?么见过美女?”

这时大门突然被推开,晓彤几步冲了进来。一进来就指着陶雯鼻子声色俱厉“侬来组啥事体?”陶雯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后说我自己房子关你屁事,晓彤骂这房子是王叔叔的名字关你屁事才对四马路额野鸡滚起西!

陶雯看了晓彤两眼,转身恨恨走了。她只把方雅这种斯文人镇的住。晓彤才不吃那套,上学的时候就是大姐大,还怕吵架耍泼?真大吵起来陶雯根本不是对手。

不过陶雯服软,最主要还是因为对晓彤有忌惮。晓彤参加工作很早,十八岁就进单位。后来去苏州河北边那家支行搞人事工资的时候,陶雯才刚被老王安排进行里,一开始也是去的那家支行。晓彤出于好奇,也许是女人的嫉妒,在陶雯的人事档案从曹杨那边街道邮到Z行的时候,她作为支行搞人事的,正好要经手,于是她娃在交到分行之前自己偷偷拆开看了,赫然发现里面竟然有当年艺校放进去的因为陶雯长期旷课,甚至还被某干部子弟的老婆打到艺校去闹事所以开除陶雯的处理通知(应该是在艺校得罪了人才被放了这么详细的黑材料)。晓彤留心眼,把相关资料复印了一份,偷偷给了栋伟。栋伟虽然当时埋了心结,但那时候和陶雯感情还好,就没说什么。后来陶雯知道了这事,从此就对晓彤很忌惮,因为自己屁股上有屎,也拿不准晓彤到底还知道些什么,只好尽量避免冲突,敬而远之。

刚才莎莎下楼回家,说Sally老师家来了个老厉害的女人。晓彤一问就知道多半是陶雯,赶忙上来帮方雅吵架……送晓彤走后,方雅给栋伟打电话,栋伟说“放心,我会处理!”

晚上和大海去小区外吃饭,方雅脸一直冷着。大海心下揣揣,小声问“不舒服吗?”方雅摇摇头,假笑一下。

她是很不满意大海今天的表现。这事对大海这个外人来讲确实太突然,猛然一下碰上有点反应不过来很正常。但一点保护自己女朋友的意识都没有,看着陶雯在客厅里砸东西也傻站着,像个木头桩,白长那么大的堆头……方MM虽然是跳舞出身的斯文女孩子,但毕竟是东北长大的,对男人的判断有些标准,你懂。

而且她最不满的是大海简直他妈像个没见过什么女人的乡下大叔,看陶雯是资格美女(真美女,羊城岁月许静那个级别的),竟然就被镇住了,眼光都移不开,一直跟着陶雯的脸走,被陶雯一吼又低头面红耳赤。虽然平时工作是做工程设计,确实女孩子见得少,但也没必要土成这样吧?说起来家还在复旦学校里面,平时女大学生见的不少啊。方MM只能在心里说,没出息……她也是半个上海女人,看男人的那种细腻心思,你也懂。

 

过了几天,方雅中午吃了饭后和吴娟在MSN上聊天,得知一个消息:宁浩从去年底就被楼上一家广告公司的前台倒追,那女孩子和宁浩一次下班时被同时关电梯里,两人就这样认识的。方雅发个呵呵的表情,表示了改,吃瓜……吴娟过了会儿突然问,方姐,他们都说你跟老宁好过,是不是真的啊?方雅回句早就想好的台词“捕风捉影而已”。吴娟倒是没继续追问,又开始继续八卦楼上前台的事,她有个关系很好的交大学长和宁浩是公司里的哥们儿,他们这伙都是交大的,所以消息特别多。方雅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吴娟聊着。她对宁浩已经完全不关心了,仅仅只是出于八卦心态看戏而已。

吴娟说起宁浩和那个叫小曼的楼上公司前台认识半个月后就上了床。现在宁浩很烦小曼了,不想继续下去。结果没想到小曼是个有点狠的角色,也可能确实喜欢宁浩这个海归优质男,竟然使了些手段缠上了宁浩。宁浩这娃惯用的三不大招(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碰到这种情况完全死火,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只好听凭小曼缠上了。

方雅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宁浩想请自己吃饭,呵呵,他妈是想让我扮女朋友角色给你解围吧……太渣了,幸好老子及时止损。

下午快下班时,电话约了张然晚上一起去逛街,想买点东西,周末要去大海家。方雅还是很看重这次去见对方父母,毕竟对大海总体上还是满意。张然在电话里问她“想好了吗,人家是老实人,带你回家可就算是认定你啦”方雅笑笑“老实人就不是人啊?我又没卖给他……”

 

周末晚上去了复旦家属区,环境还好,进门对方父母看起来也很和蔼。和很多上海家庭一样,老爸在厨房忙活,老妈在客厅招呼。正常流程走起,闲聊,吃饭,收拾,沙发继续闲聊……不过方雅始终感觉大海的父母对他虽然看起来很热情,但能体会到实际上有股冷漠在里面。她不傻,反应过来对方应该是对她有不满意的地方,但又不好明说,可能是因为第一次见面不熟,也可能是知识分子面子薄,不好开口。她动了下小心思,稍稍旁敲侧击的探听了下。大海妈笑笑“小方啊,我们觉得呢……你还是挺好的,呵呵,挺好的”方雅就不好说什么了,自己也端起,职业微笑。互相做场面嘛。

告辞出门的时候,大海父母也没送到楼下甚至是送到校门口(距离比较远),只让大海去送。

走在校园林荫道上,方雅问“你父母好像不是很喜欢我?”大海想了想,直说了“我以前告诉过他们你从小练舞,现在也在带舞蹈班。我妈说,跳舞的女孩子……可能比较活泼”方雅一听就很生气“跳舞怎么了,我行得正坐得端!”大海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把方雅手紧紧拉住,很尴尬。

这是方雅第二次见男朋友的父母。第一次是当年在北京时见Alex的家人。这次比那次稍好,至少不痛快还只在心里,没爆出来直接杠上。Alex的父母都是北京本地一家市政国企单位的干部,也算有点小权,帝都土著。方雅98年秋天去北京后不久,Alxa就外派了一年印尼西门子。99年秋天回来后,父母就把他弄进了自己的“本系统”,外面的世界看够了,该收心了,安心成家混前途吧。然后过了两周就很正式的请方雅去昆仑吃饭。两人谈上朋友的时候都还算是学生(在西门子西安office实习),所以和很多从大学校园走到社会的情侣一样,潜意识总认为谈朋友是“自己的事”,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见过家长。方雅看现在Alex家主动请她吃饭,而且还不在家里,故意在家旁边选了个老牌高档酒店,很正式,她心里还稍稍有点感动(虽然自己其实不在乎这些俗套)。

但去了昆仑一坐下才晓得东西烫,不光有Alex的父母,还有他舅妈和姨妈,三堂会审一样。而且一上来就对方雅盘根错节的问,虽然北京人比上海人要热情点,说话喜欢绕点,但意思都一样:你们那的人名声不太好,你又是跳舞的,在外企混也没个体制身份(你家儿子不也刚离开外企吗?),年龄大了怎么办,我家Alex高大帅气体制身份优质股,至少找本地般配的没问题,当然儿子喜欢你那没办法,但我们总得祖宗八代打听清楚吧。方雅内心一开始就很抵触,当然她没表现出来,只是说的时候故意不说全,爸是中学老师,妈是齐齐哈尔百货公司售货员,妈已经去世,现在爸是二婚,家在哈尔滨,然后就哑起不开口了。对方问,不是说你爸是校长吗?方雅答,郊区烂职高,没什么好提的。Alex家其实比大海父母还更过分点(后者毕竟高校里的,至少明面上还是要脸),看方有点挤牙膏,担心她是不是故意瞒了事,就直接问起了方雅父母的父母。方雅说爷爷奶奶都是哈尔滨普通工人,早已退休。对方又问,听说你妈那边以前阔气过啊,她父母干什么的?

这下方雅实在不淡定了,新朝利益阶层问我们前朝落难家庭过的如何,这你妈是踩痛脚哇?我想起少年时,夏蓉老爸都是秘书长了,在三医院人家老妈也没对当时操街娃的我这样说话吧。方雅语气明显变冷,我妈父母都是解放前从宁波乡下去上海做小生意的,哪算的上阔气。对方一听就知道杠上了,你一外地丫头脾气还挺大?也把脸弄来垮起。这饭还吃个鸡巴啊吃。

最后结局就和老子当年在西安宾馆直接给程璐老妈怼上一样,方雅也站起来说,公司加班还有事,你们慢慢吃,然后一言不发收包转身走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和Alex电话争执,OICQ吵架,反复冷战,扛到千禧年晚上,实在扛不下去了。招商局大厦楼下吹一夜西北风,分手。

 

栋伟隔了两天就打来电话,告诉方雅已经教训过陶雯,让她不用担心,陶雯以后不敢再来闹。方雅本来想问怎么搞定的,但犹豫了下,还是没问出口。她发现栋伟对她并不是什么话都愿意说。可能在表哥心里自己一直都是不经事的小妹妹吧。而且扯陶雯可能会扯到栋伟在外面的女人,当哥的在妹妹面前应该是不太好意思。

这段时间又去了两次大海家,和大海父母很熟了,但关系也没什么进展,双方都有点打肚皮官司。大海妈有几个关系很铁的闺蜜,几乎都是家庭妇女,听说大海带了女朋友回家,立即来帮忙仔细参详,你懂。总之方雅几乎每一方面都被挑了很多毛病出来:单亲家庭,一个人在上海,瓦地宁还是东北的,又是跳舞出身,消费水平太高,还自己住一套徐家汇大房子,这这这,这很可疑啊!大海妈几下就被说的乱了方寸。甚至大海都被搞的很烦,回家一遍又一遍的解释:消费水平高是因为她收入高,她在Sony上班,业余还在带舞蹈班,以前在北京工资更高,上万呢,大房子是她表哥的,是单位分的集资房不是买的商品房……

当然大海妈那些闺蜜朋友绝对也有很多理由来反驳:怎么单单就会看上你家大海啦?跳舞的女孩子又外形条件好,从上大学起就不知道被多少男人追过,是不是和大款暴发户搞过对象呀?一个人白住100多平,拜托这是在上海,就算是亲表哥也没这么大方,何况还没血缘关系的……是不是真的表哥啊?不会是……总之你家大海老实,要当心哦!

这个说起来方雅也算稍微有点责任。因为她对大海父母,甚至对大海,都暗了很多东西。毕竟她家庭特殊,在关系还没到一定程度之前,不愿意和盘托出自己的整个身世,这个倒也可以理解。只能说对方父母欠缺包容心,大海自己也对方雅有疑虑,两头摇摆不定。

不过方雅告诉过大海父母自己大学毕业是分配在浦东管委会的。大海父母也是大学里的干部,光凭这一点,真要有心,稍微想下就能明白方雅背后在上海绝对有来头不小的社会关系。怎么可能是来闯上海滩的普通东北打工妹?但他们就真没想到这层,说白了就是一开始没看对眼,就再怎么看都不合心水了。方雅因为小杨从小潜移默化的影响,资产阶级毛病也确实不少。在世纪初的上海写字楼里,外表打扮真心看起不怎么像大学毕业生白领。只要外出,除非要去跳舞,否则都会化妆化得滴水不漏。很多时候看着不像office lady,倒更像有level的保险女经纪,或者玫琳凯一类美容产业人士。大海父母那种高校环境里上班的,显然看不对眼这样一个女孩子。

方雅感觉出对方的态度后,也很毛。她每次周末晚上和大海回复旦吃饭,都是先从国际学校那边开车回小区后,再地铁出租去。宁愿包着上海市区绕一大圈,也不愿从碧云直接开车去复旦,就是不想让大海父母有其他不好的想法。毕竟那年头一个年轻女孩子开部黑色蓝鸟,确实有点打眼。如果开进复旦去被大海家熟人看到,那更说不清楚……他妈我都这么注意了,还要怎么样?

 

大海没办法,只好两头劝。对方雅说,主要是不太熟悉,熟悉了就好了,我们尽量每个周末都回复旦吃饭吧。方雅想想没其他办法,也只能这样了。结果没想到接下来的几次回复旦,几乎次次都出状况。

四月份一个周末,英语班下课后,耿严打电话来说突然有事要到晚上才能走,让先帮带下思琪。方雅去楼下看了看,晓彤已经带莎莎出门了,没办法,只好先带着东东和思琪打个车去曹杨。在车上问思琪,愿不愿意在东东家里呆着玩,方阿姨晚上再来接你?思琪没回答,只把小嘴巴撅着。方雅明白了,只能到了曹杨把东东交给陶家父母后,带着思琪一起去了复旦。

大海爸倒没说什么。但大海妈因为家里有亲戚在,现在儿子女朋友上门,本来是挣面子的时候,结果带个小女孩来,所以很不高兴。方雅尽力解释了,英语班的家长有事来不了,拜托我先把孩子带着。她认为这没什么,太正常了。中小学教师家庭出身,从小就见惯了这情况,别说跟老师回家吃下饭,就是在老师家过夜睡一晚也没啥大不了啊。

吃完走人,方雅让耿严直接开车到复旦来接。趁车还没来,思琪跑到操场上玩去了,方雅坐在操场边问大海“你妈妈怎么这么难伺候啊,难道我带着琪琪来,让你父母没面子了吗?”大海有点尴尬,想了想说“我妈认为你这样做不太尊重他们,毕竟今天家里有亲戚在……”方雅心里很不痛快,感觉和大海妈的认知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这简直是……什么跟什么啊,我也是教师子女,就没见过有这样的……难道非要让我跟个小媳妇儿一样慈眉顺眼的低头进你家门,大家吃饭的时候我还得站一边伺候大家,你父母才舒服才有面子?”大海很难做,搓手,低头不说话。方雅只能轻轻叹气。

又一次去复旦的时候,正好大海妈有个闺蜜在。方雅这些还是很懂,对人很有礼貌,还东找话题西找话题。闺蜜阿姨一开始对她印象挺好,女孩子看起来不像传言中的那么厉害啊,还借口让喜欢摄影的大海爸在客厅给大家来了张合影,想着拿回去八卦。后来闺蜜阿姨当着方雅对大海妈说,这姑娘还不错嘛,是用上海话说的,她以为方雅听不懂......结果上桌吃饭的时候,闺蜜阿姨才发现大海和家里人说话用上海话,转头和方雅说话来不及切换,也用上海话,但方雅竟然毫无压力完全听懂。闺蜜阿姨稍微有点不快,问方雅,你能听懂上海话啊?(意思就是干嘛不早说)方雅假笑,还行,一点点吧。大海妈和闺蜜阿姨心头很不高兴,你那才叫一点点?

总之就是,对方家长和朋友长辈,认为这个东北来的瓦地宁未来儿媳妇应该是真诚坦率的才对。复旦的干部家庭,你外地女孩子能嫁进来不应该姿态放低点吗?但方雅心头想的是,我又不是柴火丫头,我正规大学毕业生,顶级外企白领,工资比你家儿子只高不低,干嘛非得装成小媳妇儿讨你们喜欢……至于有点作嘛,这是在上海,难道你家儿子找个上海本地的女孩子带回家,人家就不作了?恐怕比我还作吧。

说白了,就是对方始终把她当外地人,看不起她,没有给予“本地姑娘待遇”。方雅很不忿。

而且越不忿,越要作。方雅压根就没打算给大海家说栋伟那边王家的关系。大海有次估计是被父母和闺蜜阿姨们说动,跑来东绕西绕的打听,你表哥是Z行的啊?当官的啊?哪个支行的?你天钥桥那房子真是你表哥的名字?……方雅很不舒服,对大海直接说,他是他,我是我,他姓王我姓方,我在跟你谈朋友,你关心其他人干嘛?跟你认识这么久了,连我爸中学老师是教什么的都不知道吧,就对我表哥感兴趣?我跟你在一起是看上你的人,看上你老实本分,居家过日子很在行,我打听过你们家在上海有几套房吗?打听过你父母的社会关系吗?……后来方雅越想越不爽,还专门给赵侠打电话,让她和黄山不要给大海说自己在王家那边的关系。总之对方越怀疑,方雅越端起,就是不肯低头服软。

 

过了一周,复旦当时的张江新校区开整了。大海可能是想缓和下气氛,向他老爸打听到管的部门有很大一批精密器材要分多次慢慢转运过去,于是就主动帮耿严牵线,让耿严去复旦接了这单生意。方雅倒是很认可大海这种做法,两人都没再提上周的事了。

但没想到你妈又出了幺蛾子。耿严去跑这单生意,拉了将近一周才搞完,每天都要在复旦和张江之间跑好几个来回,和大海爸接触了多次,最后就很熟了。后来大海爸偶然聊起方雅,耿严不知道状况,说漏了嘴。大海爸才知道方雅原来在上海还有外公外婆。虽然耿严清楚说了不是亲的,方雅老妈当年就和他们关系不好,但大海爸还是非常吃惊。

当天晚上大海家就闹哄哄,大海被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头晕脑胀,木然坐着不知该怎么回答……两个闺蜜阿姨添油加醋,怪不得上海话她完全能听懂,原来他们家就是上海人呀!这又何必嘛,搞对象这么久了竟然还故意隐瞒,有必要吗?这女孩子心思不要太深噢!大海妈脸上挂不住,让大海马上给方雅打电话,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大海为了息事宁人,只好撒谎说方雅原来给他提过,他知道这事,因为不是亲外公外婆,所以他自己没在意……大海妈差点跳起来,外公外婆不是亲的,妈是亲的呀!她妈妈就是上海人,还是资本家女儿,知青去的东北,原来她是返沪子女,这么重要的家庭情况一直瞒着不说,这什么意思啊?看不起我们家呀?

大海爸又补刀,外公外婆虽然不是亲的,但毕竟有那个名分在啊,竟然从来都不回去看看。这女孩子对老人长辈是不是太那个,缺乏孝心了一点。

大海架不住,还是给方雅打了电话。方雅倒是没什么所谓,只淡淡的说“我们家情况比较特殊,我是准备以后再告诉你的。既然你现在知道了,那就那样吧。都是过去的事了,也没什么”大海看方雅反应很平淡,也不好再继续追问,只好挂了电话劝家里一干人别多想。

方雅后来也没怪耿严,甚至提都没提这事。她不想因为这些自己的事情让耿严感觉难做。前面就说过,她一直对境况比自己差的朋友有很强的同情心。当年在西外的时候,有个学校演出队担任报幕的法语系小哥,请方雅和演出队另一个跳舞的女孩子吃饭,酒喝多了,当众说起那时西外的校长原来是殿帅的儿子,请老佛爷回阳间一游,我操民族英雄啊哈哈,添油加醋,博两个女生一笑。结果没想到,他们旁边桌有个学生会嫉妒他的娃也在吃。后来这事就被捅到了演出队的上级,校团委。方雅和另外那个女生被找去谈话。方雅因为法语小哥追过她,知道对方出身河南小镇,父母都是最底层平民,如果被处分甚至更严重的勒令退学,这辈子就完了,出于善良对团委老师撒了慌。其实另外那个女生都招了。但因为方雅是演出队台柱子,老师也不好说什么,这事就算了,不过后来对方雅的态度明显起了变化。

半年后安排毕业实习,本来有个去瓦交部东亚司的实习机会。对方要求日语专业女生,形象出众,而且点名要北方人。连辅导员都认为非方雅莫属,结果愣是一点消息没有。后来赵侠在英语系听到的传言就是被团委的老师给否了,说方雅不太好管,担心去了瓦交部会给学校惹麻烦。方雅倒是没在意,自己争取了个去西门子西安office的实习机会。因为她知道栋伟在给她安排回上海当公务员,反正都要回上海,在哪实习根本无所谓……赵侠说她真是大户人家小姐不知柴米油盐贵,别人挤破头的机会竟然不当回事。方雅笑笑,已经这样了有什么办法,后悔没屁用,向前看吧。法语小哥后来对方雅感激涕零,一直记着这份情。最后毕业时专门请方雅和赵侠吃过饭,揣上实习工资,真是去的凯悦。河南兄弟敞亮。



第1部分  第2部分  第3部分  第4部分  第5部分  第6部分  第7部分  第8部分  第9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