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沙沙故事会官网首页     《前路何方》第一季沪江不眠夜续集

第1部分  第2部分  第3部分  第4部分  第5部分  第6部分  第7部分  第8部分  第9部分

 

第3部分

=================================
那个上次的闺蜜阿姨回家后,把从大海家拿回的照片给她女儿看,说方雅是Sony的,也在中信泰富上班,跟你一栋楼啊。要说寸,那真寸,闺蜜阿姨的女儿竟然就是楼上公司的前台小曼!就他妈有这么巧……只能说那几年外企圈子真的不大,转来转去碰到熟人是大概率。

小曼妈很早以前动过把自己女儿嫁给大海的心思。小曼也从小就认识大海。因为小曼没上过大学,职高出身的,只是靠外形条件好才进了顶级写字楼混饭。大海这种高校子弟,二十多岁时想的还是怎么都要找个大学毕业生才配的上,所以一直感觉和小曼不来电……小曼因为文凭低,又是上海本地女孩子估计也不愿意跑销售陪人喝酒,所以只能作前台。好在她那家公司也算是顶级外企(就不说名字了),所以她自己还很满意。这女孩子本身也是个比较厉害的角色。她以前听楼下Sony的熟人说过宁浩和自己那块的助理传过绯闻,虽然宁浩没承认,但小曼一直很好奇这女孩子到底是谁。她本来没往方雅身上想,只是把照片在MSN上传给那个Sony的熟人,说我发小谈了个你们公司的女朋友,听说这女孩子作的很,她在你们那口碑怎么样?Sony的熟人一看,打哈哈,Sally啊,还行......哦对了,她就是以前和你家老宁传绯闻的那个助理。

小曼立即不淡定了,我操你妈!我现任老宁以前被你上过,现在又上了一直嫌我文凭低看不上我的发小,他妈跟老子有仇哇?!

冤家路窄,杀心顿起。小曼马上给宁浩电话,这娃假装还在公司开会加班,不接。小曼冷笑,在MSN上把方雅的照片裁下来扔了过去。不到半分钟,宁浩就回过来了“你怎么会认识她?”小曼东绕西绕,就是不明说。宁浩被绕的心里发毛,还可能有点我们不知道的什么原因(可能是被小曼抓了其他短手),最后终于开口胡说八道。他娃为了撇清和方雅的关系,竟然说是因为方雅长的很像初恋女友,他一开始把方雅当妹妹看,但没想到方雅太开放,去日本出差多次暗示自己,自己在东京故地重游,想起因病去世的初恋,所以没控制住和方雅一夜情……这说法真中带假,勉强能圆上。但关键小曼又不是傻的,根本不信。毕竟大海家那边反馈过来的信息只是说方雅心思深,很作,而且莫名其妙的傲气。小曼也是女人,女人懂女人,她知道这种女孩子不可能有多开放。宁浩见小曼不信,实在没办法,顾不得许多,只好一条路走到黑继续乱说到底了。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大海妈就收到闺蜜电话“侬晓得伐,侬尼子女旁友,伊在北京个辰光同高干子弟搞对象……”

方雅一年前在东京公园那晚,看宁浩很真诚主动和自己交心,说起前女友去世的伤心往事,她被感动,也敞开心扉不设防,提起了自己在北京的感情经历,说过Alex是帝都土著干部子弟,被对方家长看不起的事。只能说一年前刚满26岁的方雅真的是太善良,这些话怎么能随便和一个明显对自己有企图心的中年男人说?宁浩确实不算坏人,但你自己看得很重的东西,在他眼里不过是只比逢场作戏好点点而已……总之这次不知是昨晚上宁浩添油加醋,还是早上小曼添油加醋,或者是小曼妈再来个神助攻,送上最后一程。反正到了大海妈的耳朵里就成了“在北京被高干子弟玩过,后来又交过很多男朋友,东北跳舞的女孩子,又批亮额,增结棍…….”

大海听到这一切的时候也没法再淡定,中午就跑到中信泰富去找方雅,问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方雅完全蒙了,冷静下来想了想,才明白是被宁浩坑了一道。她冲去宁浩房间,质问,宁浩心头有鬼,说了两句竟然就跑去卫生间躲着……方MM这种斯文人,吵不来架,骂人更不会,只好气呼呼回自己位置上呆着。过了会儿,隔壁的吴娟就在MSN上给她说,这事公司里,至少他们这整层的,一多半人都知道了。上午小曼故意让那个熟人在公司里给人透了出来,大家吃瓜,兴味盎然……

方雅气的受不了,还不到下班时间就收包走了,左右想想,只能约张然一起吃晚饭发泄下。

其间还给我打过电话,但接通后她又感觉实在开不了口。毕竟她现在有男朋友,而且又是和另外个男人有关的花案。最后只好草草说了几句挂掉……不过就算当时我知道了,人也在上海,除了跑去动手把宁浩打一顿也没其他太好办法。而且打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女人,有短手,甚至有难于启齿的事在别人手里抓着,没爆的时候还好办,如果已经爆了,那只能尽快止损离场吧。其他一切都是多余。

晚饭时张然很惊讶竟然会搞成这样。立即狂给宁浩轰一通电话质问,但宁浩只接了一下就挂了,然后再也不接。张然气极,跟着就在校友QQ群里发大段文说宁浩人品垃圾,渣男玩弄感情,巴拉巴拉……都他妈是熟悉的狗血桥段你懂。

方雅晚上回到小区,大海的电话又来了,又开始扯。方雅的心态很矛盾,想向大海开诚布公的解释,又怕扯太多自己以前的事,大海会很难受,毕竟这个男人很老实,和自己在一起之前还是处男,虽然给他说过自己谈过很多次朋友,不过真这样一件一件的掰开来说,哪个男人受的了哇?但如果不认真解释,大海多半都会相信小曼那边的说法,跳舞的女孩子一沾上这种流言,人设立马崩塌,根本不可能再站的起来……方雅整到后来没办法,大海父母什么意思都先不管了,只能对大海说,我们在一起虽然才几个月,但认识都快两年了,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大海说不出话,只能在电话里一声接一声的叹气。

想都想得到这个老实男人在父母那边压力很大,已经不堪重负。

但方雅仍然不肯向大海父母低头,甚至都没有主动打电话去向大海妈解释,周末也不再去复旦。一直冷战,僵持。她也猜的到大海父母肯定已经向儿子要求分手了。自己虽然很在乎这段感情,很看得上大海,但让自己主动低头,甚至低了头都不一定有结果,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方MM这方面很像我,对事的判断不是看事本身,而是看人。只要你认可我这个人,我做什么你都应该相信;要是不认可我,我就算做的千真万确也没任何价值,理都不用理。

方雅第二天没去上班,只给吴娟打电话让帮忙锁一下她座位上的东西。当初去Sony,本来就是暂时落脚的意思,现在在公司里搞成这样,人人看她笑话,这他妈还怎么呆?还是走人吧……晚上想了好几个小时,快十二点时给栋伟打电话“哥,能帮我介绍个去处吗?”

栋伟半小时后就回过来“明天我让人来带你去家银行看看”。还是老哥稳。亲哥啊!

 

第二天下午,方雅在小区门口等到来人。没想到竟然是个女的,开辆银色的圆屁股A6,这在当时是很高档的车了。方雅上车后仔细打量了下这个女人,年龄其实不大,应该和自己差不多,长得很秀气,打扮时尚,但是举手投足间看得出来不是大城市出身的。女孩子对方雅说“我姓苏,是你哥的……朋友”,方雅想了想,猜到了八九分“我哥平时在你那住吧?”小苏点点头,没说话。

方雅突然想起来,她以前听晓彤或明或暗的提过。小苏其实是晓彤老公在江西彭泽乡下的远房表妹,很早就到上海打工。栋伟和陶雯分居后,偶然在晓彤老公那见过小苏一次,不知道怎么就和她搞上了。因为只是远房亲戚,晓彤两口子也没管这事。方雅知道小苏是乡下姑娘,现在给栋伟当小三,在自己这个大学生妹妹面前肯定或多或少有自卑。她娃立即亲和力爆棚,一路热聊,等到了陆家嘴那家银行的写字楼时,和小苏已经熟络的像姐妹。

方雅对农村女孩很熟悉。初中时在哈尔滨省歌舞剧院训练,是小杨通过一个官太太的关系找了省文化厅的门子,上级单位打招呼这样插班进的歌舞剧院的内部舞校。她实际上相当于是旁听生。上午要在学校上课,只每天下午才去舞校训练(其他队友都是全天训练的)。那里可不是社会上的培训学校或者少年宫课外班一类地方,去那的都是奔着专业饭去的,几乎都是农村或郊区来的孩子,或者城里底层平民的孩子,和课外培训班练着玩完全是两回事。说白了,稍微家庭条件好点的,很多都吃不下那个苦。另外条件好的孩子人生选择也多,练着玩玩可以,真要一辈子吃这碗饭,那就两说。方雅刚去的时候搞不清状况,都混了快一个月才发现怎么没队友主动和自己说话。那时候小杨在齐齐哈尔。方雅和老爸在哈尔滨是住爷爷奶奶家。老方上班在郊区中学早出晚归,只能管到孩子学习,女儿的这些少女心事也没工夫详细打听。后来是哈尔滨一个已经工作的堂姐来找方雅玩,才问出这事,点了他一下:其他人的家庭条件都比你差很多,而且别人不像你一样还在上学,有退路,别人要是练不好,农村的只有回家种地,过几年就嫁人,刚满二十岁就生孩子,城里的怕是只有混个技校当工人,不走歪路都不错了,别人被千挑万选才有这机会去省歌,那是关系别人一辈子的大事,你是爸妈走关系把你弄进去的,还只去下午半天跟玩票一样,能不招人讨厌吗?

方雅明白了,立即火力全开,当天晚上躺在床上就想好了套路。第二天下午一去就像换了个人,主动帮队友拿衣服拎暖水壶。中场休息大家加餐,只有中午在食堂打的冷馒头(那是88年秋天,其实不错了,当时东北还有很多人经常吃窝头)。方雅拿出来两个老爸周末在秋林买的长面包,给每人掰一小块。大家吃的笑嘻了,立即把她围着叽叽喳喳。而且她也有小心思,队友一半农村的,一半城里的。城里的不要面包块,她笑笑就继续下一个,不推让;但农村的不要,他就要推三四次。因为知道农村孩子眼里面包是稀罕东西,别人不是真不要,是不好意思,所以很热情的推几次硬塞人家手里,人家心里那个暖。这是小杨教的,和人打交道要设身处地为别人想,才能把对方心思摸透,事才能办成……从那以后方雅就很喜欢和农村孩子打交道,倒不是有什么心理优势,而是相对于城里娃的花花肠子,农村娃思维明显要直白和简单的多,和方雅这种喜欢套路制胜的显然更容易搞好关系。她后来在省歌的队友里关系最好的两个都是农村孩子,一个后来上了北舞,和影星李小冉是同班同学,一个在方雅上高中的时候被前进歌舞团招去了沈阳,总算都有个好结果,至少是跳出了农门。方雅后来在高中和大学时的闺蜜党几乎都是农村孩子。赵侠其实也是,只不过老头子在镇上开厂发了家而已。

到了那家日本银行那层,小苏把方雅交给一个等在那的栋伟的朋友,就告辞走了。临走还跟方雅约好有空电话一起逛街。两人心头应该都很舒服。方雅愉快的接纳了小苏,帮表哥扫了心里一个大疙瘩;小苏在栋伟妹妹面前获得了尊重感,挣足了面子。皆大欢喜。

方雅在栋伟朋友的安排下,甚至马上就见了这家日本银行上海分行的老大(日本人)。那时候人行刚成立外X局,从Z行调了人。栋伟的这个朋友就这样从Z行去了外X局,平时和很多外资行都有工作往来。今天其实他完全可以不来,直接两个电话就解决了。但当时栋伟是新星,别人为了表示重视,还亲自跑来日本银行带着方雅面试。只能说老哥威武。

面试其实是走过场,你懂。当然方雅日语系毕业,Sony的工作经历,Translator的日语水平。这些肯定也有加成,至少让银行的人收的也服气。

 

很快就五一节。大海来电话,想约方雅回复旦吃饭。但两人才说几句,大海得知方雅节后要去陆家嘴日本银行上班,就问怎么这样快就搞定,这太不真实了。方雅一高兴说漏了嘴,我表哥安排的啊。大海一听就腻起,东扯西扯又扯到那个话题上。方雅气极“我表哥怎么不能给我安排了?我跳舞出身的又怎么了?你爸妈不就是怕我被人包了吗,我真被人包了还能看上你?我表哥是我亲哥!”说完就把手机闸了。大海又打来,她直接关机,咚的一声扔到了餐桌上。

五一节当天接到个活,Z行参加了上海团市委组织的五四文艺汇演。栋伟那年在分行兼着团委的职务,正好管这事。虽然单位去参加这种汇演纯粹是凑数的,但既然去了就还是得假模假式的搞搞。栋伟就让方雅来帮忙,给Z行的编舞,领舞。时间很紧只有三天,方雅一头扎进去,连着三天都跟Z行的人呆一起,没功夫管大海那边了。

表演很成功。最后演员全部上台欢乐今宵,排着队和领导嘉宾握手。方雅正在招牌假笑挨时间,握手队列中有个排最后的男人突然把手从前排伸到他们第二排来,对她笑笑“小雅,你跳的真好!”方雅楞了一下,定睛一看,不认识这人,但还是握手,点头假笑,心里纳闷谁啊这是?

后台换衣服的时候,那人又来了,径直走到方雅跟前笑笑“小雅,很累了吧,我送你回去啊”方雅心里稍稍有点不高兴,“小雅”这叫法别说不认识的人,就算一般的熟人都没这样叫的。这是她家人亲戚的叫法。不过她也没表现出来,舞蹈生从小到大这种场合见多了,男人来后台献殷勤,大家也就呵呵。那人很儒雅的笑笑“我是你哥的同学,我叫C,有印象吗?”方雅想了想,明白了,栋伟在上海的两个关系最好的人大校友,一个是政府里的H,一个据说是玩艺术品的,就是这位C了?方雅假笑一下“听说过,您好”

回去的车上一路无话。方雅坐在副驾偷偷打量了下C,这娃年龄比较大,应该比栋伟和H要大好几岁,看起来很儒雅斯文,穿的也很干净,白衬衣领子一尘不染。C的话并不多,开了十多分钟了才偶尔冒两句。方雅有回应他才接着说,没回答就闭嘴,隔好一会儿再不经意的换个话题。方雅看得出来,这娃很成熟,也很会聊天。但这段时间自己感情的事上麻烦不断,乱成一团。方MM心情并不好,所以没有怎么搭理C。

快到天钥桥时。C转头看了她一眼,慢慢说“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又气质优雅,很让人心动”方雅有点愕然,假笑一下,心头不以为然。如果是其他女孩子听到这种话,可能会心里很舒服,但方MM本身很反感男人抖机灵,自小就这样,因为小杨从小就把她教的“心理活动丰富”。这种女孩子不吃男人会说话那套,你越贫她在心里越不喜欢你,你每句话一说完,她心里就把你看穿,甚至连你下句话的台词都替你想好了,还说个屁。

而且自己颜值怎么样,是不是美女,方MM心里也一清二楚。这么说吧,跳舞的女孩子,太丑的肯定没有,因为在历次升级的过程中会被各种老师评委淘汰掉,这是个潜规则,毕竟是要上舞台的玩意儿,太丑肯定不合适;但太漂亮(真正美女那个级别的)也非常少,因为练舞并不是外人看得那么轻松,要忍受的苦和累不比其他玩身体的项目少,真美女的人生选择更多,谁愿意来长期吃苦受罪?所以跳舞的女孩子颜值大多都是60-80分这个阶段里的,不丑,但也算不上有多漂亮,最多靠身材把分数再拉点上去。当年在西外,方雅都算是演出队的颜值担当,但在外院那种女生多的环境,别说校花,系花都别想,只看脸的话充其量大班花……最多靠跳舞出身的身材气质加成,敢麻起胆子在日语系这种人少的小系勉强混个二系花。

对C的第一印象很一般,甚至不太好。所以方雅一路假笑,表现的很有气质(意思就是生分)。到了小区门口也拒绝了C帮她把装演出服的大包拎进去,一个人挎上包就转头拜拜不送,昂首挺胸的进小区走了。

 

整个一周,方雅都没接大海的电话,MSN上也只简单回了两句“工作忙,暂时别见面”。大海知道方雅生他气,只好哑起。方雅心里面其实并不怪大海。她后来告诉过我,大海的性格非常像她齐一中高中时的班长。那位班长因为也是重机厂子弟,所以当时在班上特别关照方雅,给她的感觉和现在大海一样,都是那种很让女孩子喝口温吞水的feeling。不过方雅高中三年火力全开,一门心思考大学回上海,根本没工夫也没那心情回应班长。后来班长在大学期间还给她写过信,但她上大学后放假都是回哈尔滨,几乎没再去过齐齐哈尔,慢慢和班长也断了联系。据说班长大学毕业去了大连,还找了个日本老婆……现在方雅能看上大海,一多半还是因为那个“感觉”。他们这种女孩子对物质条件要求其实并不高,但对感觉要求很高,说直白点就是喜欢自己喜欢的。可能有点绕,这么说吧,大海最初给父母解释方雅消费水平高的原因是收入高,其实并没弄懂。这种女孩子不是真喜欢物质,他们反而是对物质看得轻,所以挣一千就可以花九百八,剩下二十够打电话就行。他们看重的是感觉,feeling,钱财反而是身外物,花出去换感觉。只要感觉足够到位,剩下那二十都花了也无所谓……

而且刚去日本银行,方雅也确实没空。外资银行和普通外企商业公司差别很大。人虽然要轻松点,没那么累,但毕竟是银行,气氛沉闷。方雅在商业公司自由惯了,刚去的头几天很不适应,感觉乱七八糟规矩奇多。幸好她在总经办负责marketing,独立工作,直接report给老大。老大当然没那闲工夫成天都盯着你,所以勉强还算比其他同事自由点。

周五快下班时收到小苏的电话,约方雅晚上逛街。晚上两个人瞎逛到十点,小苏才吞吞吐吐的说,和栋伟吵架了,她不想回家睡。方雅有点楞,本来不愿开口的,因为说老实话和小苏还不太熟,自己不习惯带她回家住,但既然话都说到这了,也只好刚起“去我那睡啊,好好聊聊”

结果没想到快到小区时,收到大海电话,说在小区门口等她。这你妈什么破事都赶一堆了。方雅只好在小区门口下了车,找到站花坛边愣神的大海,说有朋友来家里睡,今天就这样吧,明后天再说。大海看方雅从A6上下来,本来就很狐疑,虽然从后面仔细瞅了瞅,开车的小苏是女的不是男的,他还是很不满的问方雅“什么朋友啊怎么我不认识?”方雅有点毛,她知道大海心里在想什么,没好气的回答“我哥的朋友,你怎么会认识”大海假笑一下,语气揶揄“这么年轻就开奥迪啊,呵呵”。方雅这下真毛了,气的转身就走。走到一半,气忍住了,想想还是解释下吧。但转念一想,他妈怎么解释,说这是我哥的小三?算了不理,继续走过去上车让小苏开进小区。

在车上给大海发了个短信“我们都冷静两天吧”。大海没回。

 

第二天周六,中午小苏回去了。方雅下午给孩子们上完英语课,正准备约赵侠,突然收到个陌生号码短信“小雅,我是C,晚上有空吗,想约你吃饭聊聊”方雅楞了好一下,这娃想干嘛?她揣摩了半天,因为C是栋伟场面上的朋友,昨晚上也听小苏乱扯过,据说这人能量甚至不比H小,直接拒绝恐怕不太好……但她也不愿意打给栋伟问,毕竟是哥,有些女儿心的话不好意思开口。又想了想,管他妈的,这人看起来high level,不像坏人,见见无妨。于是回了短信“好啊”。

教你们一招,想约陌生女孩子,先得让别人不讨厌你,态度要真诚客气些,尤其是要把自己收拾干净。他妈一副屌丝烂龙样子你是女的你高兴答应吗?

C晚上把方雅带去外滩江对面一家人很少的酒吧,乱扯了些闲话,然后就说起他有个侄女上小学,从小就很喜欢舞蹈,但性格内向,在舞蹈班呆的不舒服,问方雅能不能抽时间单独教。方雅一落座就看出来了,C对她有意思,但自己现在完全没那心思,而且C又是栋伟的场面朋友,得照顾人家面子。于是就假装很认真的和他讨论小姑娘内向这个话题。方MM这种女孩子,从上大学开始这套路见的太多了,他妈闭着眼睛都知道该怎么应付……C也不傻,秒懂,继续乱扯了些话题后就说“下午上英语课很累吧,要不早点回家休息,走吧我送你”

成熟男人做派就这样,他们非常清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纠缠?那是愣头青的玩法。

方雅在小区门口下了车,和C很有礼貌的告别,然后目送开走。轻轻舒口气,转身正准备迈步,一下愣住了:大海就站在大门边树下看着她。方雅想了想,走过去说“等很久了吗?怎么不打我电话?”大海没回答,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拿卡的是李原心。

方雅没上去追,站原地楞了会儿,轻轻叹口气,也走了。她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C的车是那时很少见的笨死,虽然不是大奔,但笨死这个logo在当时可比现在牛多了。昨天奥迪今天笨死,这你妈怎么说?小苏还可以大方说是栋伟的朋友,反正女的无所谓,C是男的怎么圆?那时候男人开笨死送女孩子回家,这个画面感代表的意义比现在要丰富的多。毕竟当时大部分人都还没车,就算有的也是以奥托夏利居多,普通人条件好点的也无非就像晓彤两口子一样开个富康。笨死离普通人的距离,不比现在宾利劳斯莱斯离普通人的距离短多少。

回家洗了澡上床后,大海的电话还是打过来了。两人真正的爆发了认识以来的第一次吵架,也是最后一次。方雅对这段感情本身还有希望,对大海也有幻想。所以态度很真诚,C是我哥的重要朋友,不想关系搞僵所以才答应吃饭。她心里很清楚大海是老实人,最后甚至低头下小,直接认错,不该为了照顾对方面子就上对方笨死,没考虑到你想法都是我的错,希望能原谅我……女孩子能做到这步足够了。大海一开始很生气,后来看方雅态度软,也基本准备退一步,却没想到在自己房间打手机被老妈全程听了个明明白白。老妈打断他,明确说,我们家虽然只是普通干部家庭,但也是大学里的书香门第,要不起你找的女孩子,伺候不起,请他另寻高枝吧。

大海独自发了阵呆,快十二点时又给方雅打电话,支支吾吾半天,最后终于说出“你要的生活我没法给你,我们可能确实不太合适……”

方雅虽然心里很难受,但也没说太多,礼节性的“希望你幸福”之后就把电话闸了。她知道大海说的“没法给你要的生活”其实是个借口,一个双方都心知肚明的借口。两人之间的根本问题就是大海父母希望她这个外地的未来儿媳妇低眉顺眼,安于体面小媳妇的定位。大城市条件较好的体制内家庭,找儿媳妇几乎都这个要求。不希望你文凭多高,也不希望你外形条件多好,就只希望你老实本分顾家,生儿育女,给自己儿子当好贤内助。其他的优点越多,反而越是累赘。体制内家庭至少在这方面,父母都是精算师,你懂。但方雅显然不愿安于这样一个未来,不是说表哥那边有多强的背景,也不是说自己能力有多厉害完全比大海混的好,而是方MM的出身和我一样,都是前朝落难家庭,内心心气很高,但从小就被现实教育和理想反差巨大,所以我们两人都不愿意委身“嫁”进体制内,在体制家长的眼里都是百分之百的刺头,自由惯了不服管。不是看不上你,是看不顺你。

对大海也没必要太多抱怨。这个男人已经做到他能力范围内的最大了。他和宁浩还是不一样,宁是过于精致利己,三不主义走天下;大海还算有相当责任心,但没力,有心无力……另外和上海这个城市的氛围可能也有关系。倒不是地域黑,而是这种明显和周边地区经济文化发展有巨大差异的大都市,男人很容易在面对现实问题时最终无奈选择低头。无意指责谁,我们都是俗人,尽量无愧于心吧。

当天晚上方雅还给我打了电话。此时的她非常希望有个男人能听她倾诉,尤其是我。但世事弄人,在这之前两天,我和Christy才刚从XX经侦脱身出来,广州一滩烂泥,我们被Edwin算计,栽了个大坑。老子那两天是绞尽脑汁给Christy设计了个套路,自己也冒着二进宫的风险在帮她扛事。方雅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和Christy正在广深高速上飞奔,车上除了司机外还有我第一次见面的Sandy(她用的身份只是“Christy以前在香港安达信的秘书,到广州来旅游”,此时我还处于“考察期”,完全不知道北角)。方雅在电话里听出来我不太方便聊太多,于是只能简单说,和大海刚分手,心情郁闷,想你安慰我,但你那边不方便就算了吧,以后空了MSN上聊……

我闸了电话后,Christy在后座问“你在上海的女朋友吗?”我在副驾笑笑“我哪有女朋友……是以前的”她不动声色,过了一会儿才说“失恋了都还打给你,明显没把你当前任啊”Sandy轻轻补了一句“身在曹营心在汉……”

我有点不好意思,只好解释“是以前在北京的女朋友,后来她要回上海,就分开了”。过了好一会儿,Christy突然开口说“你在北京普华才呆几年,就交了两个朋友。在广州跟着我可就没那么多机会了…….长期一个人生活不交女朋友,觉得还能过吗?”我很奇怪她为什么会这样说,从副驾转过头来看了看她。当时坐另一边的Sandy穿的便装,吊带热裤,大半乳房都露在外面,我一转头正好和她四目相对。因为是初次见面,我很有点尴尬,连忙转身过来坐好。想了想,看着后视镜对Christy说“没什么不能过啊……我爱好体育,业余时间看球踢球都占满了,没工夫想其它”

 

过了几天,栋伟快下班时突然收到H的电话,很小声“你听到消息没有?”栋伟很奇怪,想了想,反问“什么消息?”H明白栋伟还不知道,于是压低声音说“你们那以前的宝哥……出事了”

晚上栋伟没回小苏那,一直在办公室呆着。不断有北京和香港的电话打过来,都是他的死党或者至少关系人物。到了半夜十二点时,基本确认,宝哥在北京出事了。其实五一节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有流言,说宝哥被叫回北京,多半有麻烦。但当时这流言还只在Z行北京的圈子内传。栋伟被北京那边死党告知后,也没太当回事。宝哥这几年走的太飘,树敌又多,惹麻烦是迟早的。所以栋伟认为和他关系不大,甚至都没和H聊这事。但今天H竟然先知道了消息,而且北京香港反馈回来的也相当不乐观,我日宝哥玩栽了?栋伟这才有点当回事了,想了想,认为就算到自己头上,也问题不会很大,你妈前面还一堆老大呢。

他是人大的高材生,对能力和智商都很自负,平时也非常注意“技术细节”……现在又仔仔细细理了一遍,没啥大问题,最多有点小枝节。那年代干银行的,谁没点小枝节?问题不大。

不过栋伟没想到的是,这恐怕不是一次普通的大员玩栽这么简单。二师兄在九十年代和石哥同盟,联手向鸟哥开战。先在各地扫荡,效果一般般,然后战场又转回帝都,弄翻一堆人,接着又移师各地,第二轮扫荡。你妈这是要把八旗帝党赶尽杀绝啊。当然名头打的响,要抬管材滚地瓜,巴拉巴拉。鸟哥势弱,无法正面硬刚,只能苦撑待变……当然这样搞下去,局面实际上就失衡了。政治是个平衡游戏,长期失衡不可能的。进入新世纪二师兄和石哥一休息,这边立即被敲打。嫡系算盘帮宝哥正好撞到枪口上,被对方抓了祭天,叫你们闹腾。这其实也是九十年代打鸟哥的招数,被别人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了。只不过这边倒霉,看笑话的多,帮说话的一个没有。抬管材这种搞法,老百姓喜欢看,但在神教内部大家都讨厌的很。自古如此,裤吏没人喜欢。

 

栋伟直到凌晨才安排好所有关系,基本上没漏算的。然后从办公室走人,但刚打开车门,就收到罗阿姨电话。老王在家又头晕,站不稳,只能躺沙发上喘气,刚才叫了救护车,已经到医院了。

方雅第二天下班去了医院。王家那个在瑞金当科主任的亲戚也来了,脸色凝重和栋伟一直在旁边悄悄说话。老王精神还好,见到方雅很高兴,竟然还想下床。罗阿姨赶忙把他按回去让他老实呆着。

亲戚走后,栋伟把方雅带到医院门口去吃饭。方雅在路上问“为什么不转去瑞金呢?”栋伟叹口气“去瑞金没什么意义。刚才亲戚也说了,老头子这毛病就是身体差,脏器功能越来越弱,只有长期养”顿了顿又说“还差两年才六十,身体就垮成这样......当年在黑龙江监狱吃太多苦了”方雅不知道说什么好,也只能轻轻叹气。

两人吃到后来,栋伟突然停下筷子,静静的看了方雅一会儿,然后开口“小雅,你27了,也是能当事的人了。我有件事要告诉你”接着就慢慢把宝哥出事的消息说了。方雅知道宝哥,而且她小时候还在王家见过这人,当时惊异于这个风度翩翩的叔叔竟然会讲英语,觉得会说和中国话不同的语言简直太裤了,可以说自己对外语的兴趣就是从那时起开始的……现在听到宝哥出事,方雅还是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问栋伟“会影响到你吗?”

栋伟不置可否,慢慢说“现在还说不清,不过就算有事,也应该问题不大……我打算瞒着老头子,他现在身体很差,经不起折腾。宝哥跟我的牵扯没你们想的那么大,这事我打算自己搞定……你要听哥哥的,在老头子那边帮我瞒着,必要的时候配合下,明白了吗?”方雅点头“没问题我懂!”

过了会儿,方雅突然想起,就给栋伟说了上周C请自己吃过饭,但没说C对自己有意思。毕竟女儿心,没确认的事怎么好意思给哥说。栋伟点点头,想了想,可能觉得方雅这半年来的表现成熟多了,年龄也不算小能扛事了,又是自己除了老爸之外最亲的人,于是把大概的打算说了出来,基本计划就是如果有事就让C帮忙解套,因为自己在银行,和C的艺术品公司有利益输送,牵扯不浅。

方雅这下真有点吃惊“他有那么大本事?….我还以为最多跟H一样呢,宝哥这事H解决不了吧?”
栋伟笑笑“你想多了,宝哥被扣在北京呢。H不过跟你老哥的级别差不多,在上海都只能算小虾米,哪能解决这种北京办的事”
方雅一愣“我是说帮你,难道H帮你都帮不到啊?”

栋伟叹口气,点上根烟,想想妹妹毕竟是女孩子,平时对这些男人的事情完全不关心,兴趣都在跳舞泡剧逛街打扮上,现在只能言简意赅的给她摊开了说。H这种人,不是不可靠,也不是感情不到位,而是出身太底层,一旦入仕,会过于珍惜自己羽毛。任何时候最关心的都是自己仕途,其余所有考量都要排在这个目的之后,自己和他关系好,占大头的原因还是想着以后能“各自发展,互相提携”,要说当年大学时那份感情,有,但占比已经不重了。“走仕途的人,没谁是良善之辈”。方雅有点吃惊,静静的看着哥哥。栋伟说完后,把烟掐了,转头对方雅笑笑“我爷爷当年安排我爸走银行这条路,而不是接他班混正协,也是考虑的这原因……老头子从小公子哥,心太善,从政是死路”

栋伟接着说,C和H不一样,C是世家子,而且背景很强,家族中多人在台上,他是标准的沪上三代,从小养尊处优,虽然人很骄傲,但远远没有H那么……hungry,这人其实也是个学霸,在人大本身是保研的,他自己要考,轻松考上跟玩儿一样,如果真立志吃公家饭,会远远超过H,但就是因为从小不hungry,所以研究生毕业后自己又跑去北美留学,拿了好几个学位,竟然都是艺术方面的,纯粹瞎折腾,后来回上海来开艺术品公司也是玩,真有志干大事,谁他妈会成天倒腾艺术品,搞得自己跟个白相人一样。栋伟说,功利一点的考量,这种人其实比H更能对我有帮助,因为H像是菜市场做小生意的,你从他身上拿到一分,你必须也得付出一分,甚至更多;但C就是财大气粗管理不善的大商超,福利羊毛多的很,虽然不是安心去薅别人,但在旁边总要吃胖点。

方雅心头不太以为然,心说这他妈不是陶家保姆看老王的那种眼光吗,欺负人家米多心善……当然,她没说出来。她自小从没顶撞过栋伟。

栋伟后来还对方雅说,C跟你套近乎多半是因为大学时那段经历,他上研究生的时候偶然认识了一个中央XX团的舞蹈演员,那女孩子也是上海人,但后来没能在一起,C被家族明确告知要联姻,他后来去加拿大留学也是躲这事,不过最终没躲掉,回来还是联姻了,半年前刚离婚,孩子被前妻带去了北京,前妻家族也很牛,还看不上C家以后能给孩子的支持呢……栋伟想了想,又对方雅说,哥先给你讲清楚,C跟你套近乎没所谓,这人不是坏人,接触下没问题,但不准真发生什么,他丫离了婚有孩子,比你大十岁,我王栋伟的妹妹不可能找个这样的,我丢不起那人……我跟他是场面朋友,互相有牵扯的,他需要我帮他筹措资金,我利用他背景需要的时候给我解套,互相有需求,不存在谁欠谁,懂了吗?

方雅扁扁嘴“知道了”

 

五月底,栋伟真被叫去了北京,不过只呆了两天就回来了。因为时间很短,老王完全没觉察。罗阿姨也被栋伟打了招呼,一家人都瞒着老王,平安就好。

方雅后来才知道,C的艺术品公司在这两年连续弄砸了两个大单,手里压了很大一批货。艺术品这玩意儿,价格波动比股票还吓人,价高的时候让你幸福到飞起,价格探底就只能扑街。C是靠栋伟帮忙才过了这难关。他们家族在财经口是短板,关系不多。从银行弄钱出来的套路,除了大家都懂的钱全结合,至少你也得有稍微能看过去的东西才行。而艺术品这种玩意儿因为价格飘忽,水深套路多,所以在银行内部几乎都是敬而远之,没谁愿意往上靠。栋伟是用了些特殊手段才帮C拿到贷款……这次宝哥出事,栋伟的牵扯实际很小,因为他和宝哥呆一起的时间并不多。而且因为年龄的原因,和宝哥核心圈子那几副颜色也交道不多(可能再过五年能进去,现在还差了一点)。但不怕走夜路,就怕有人较真。真扯开了的话,栋伟摊上个三五年也不是不可能。这种忙C有能力帮,立即就在背后一通运作,所以栋伟去北京只呆了两天就回来了,安全落地。

这段时间单位内部气氛也非常怪异。宝哥是上海本地人,虽然参加工作不在上海,但他真正起家还是从上海Z行开始的,至少呆了十多年。这么长的时间,盘根错节的各种关系纠缠不清。单位内部有点级别的人有相当部分都心下揣揣,各人把所作所为自我审查了遍,然后就开始各显神通保平安了……目前的阶段还在“捞大鱼”,重点喊人去北京喝茶。有去了就音信全无的,也有像栋伟这种去了过两天就回来了的。没被叫到的强颜欢笑,回来了的反而不拘言笑。总之气氛表面平静,谁也不提宝哥,但水下就暗潮汹涌,各人自求多福吧。并且所有人都知道,等这个捞大鱼的阶段一过,紧跟着的就是工作组进驻,又是一番腥风血雨……

C也只约了方雅一次,还真带着他表姐和女儿来的(就那个内向的学舞小姑娘)。方雅得知小妹妹一年之内转了三四个培训学校,混的很痛苦,大约想起自己刚到黑龙江省歌时的灰暗日子,感同身受,立即火力全开教了女孩子很多混舞蹈队的“技术”。小姑娘走的时候一路笑。C的表姐心情巨好,连连邀请方雅周末去她家做客。方雅笑笑,再说吧。

本来按传统套路,C应该顺着这条线开始和方雅熟络了。C表姐邀请方雅时,说的小区名字在联洋附近,是个别墅小区。方雅知道那里,就在栋伟的房子旁边不远。看C表姐的穿着打扮开的车,不用问都知道应该和C一样也是三代,都一个家族的。普通人有这种机会进入上流社会见识见识,一定会兴奋莫名。方雅也不能免俗,虽然对C没有太特别的感觉,但至少C表姐人家很真诚,去去也无妨……但过了几天到周末,方雅连穿的衣服戴的首饰都准备好了(她甚至拿了两件杨家留下的珠宝出来,腔调要拿住,场面不能输),结果C却一直没来电话。

方雅很奇怪,想想,C表姐可能是说的客气话(不太像)。但C既然对自己有意思,这时候就应该顺杆子上啊,怎么他妈没声了?

她当时才27岁,是用年轻人泡MM的那种心思去揣度的。人家C可不是年轻人,见识比你多得多,心态也更沉稳的多,没那么猴急。果然过了半个月,方雅几乎都要把这事忘了的时候,C却突然来电话,说他的公司搞了个酒会,想请方雅去坐坐。

方雅晚上去了酒店顶层才知道,我草泥马,怎么不给老子说清楚!这个酒会是C的艺术品公司搞的什么时尚活动一类。C并没在电话里说太多,方雅还以为就是个普通沙龙一类场合。结果去了才发现竟然明星大腕云集,女的几乎都是穿的晚礼服,手上只拿个手包。方雅一会儿看见个电视上的常客,一会儿又看见个报纸上的熟面孔……再看看自己,一身银行的工装套裙,还拎着个比现在轻薄本重得多的IBM电脑包,“美容化妆品高管”方MM想死的心都有了。只好去卫生间胡乱收拾打扮了下,把头发披下来,简单重新化妆,凑合着对付吧。

C在酒会上风度翩翩,风头很劲,不说是本场最佳也至少前三。跳舞的时候只和其他人跳了两曲,就来请方雅。方雅有点不好意思,因为穿的工装套裙,像个服务生工作人员一样,和舞池里其他那些盛装美女完全不能比。但C笑的很温暖“你是专业的,我们一起打败他们!”

方雅这种专业练舞蹈的人跳交谊舞其实并不比普通爱好者占多少起手,身段动作或多或少都有点受专业影响,稍微不注意就会串的很奇怪。幸好在北京国贸交谊舞圈子泡了两年,总算没白泡还是有点用处。C的舞技也很一般,甚至可以说比较差劲,但他很会照顾人,把高光面全留给方雅,一门心思配合方MM出彩。方雅习惯了后果然不负C望,像上舞台表演一样,全情投入气势如虹。众人纷纷退避。最后变成她和C两个人在舞池中央super star……

深夜方雅在小区门口和C告别的时候,还不禁稍稍生出了一丝不舍。女孩子,被众星捧月,那种虚荣心被极大满足的难忘感觉。各人想像吧。

而且C还不停下让方MM有稍微回味的机会,两天后周末,直接把方雅带去了青浦那边一个马场。方雅中学时骑过马(齐齐哈尔再往外走就是呼伦贝尔草原,在那片生活的孩子很多暑假时都会去骑马),还以为C带去的也是那种地方。结果去了才知道人家主要是玩马术的,只针对会员,根本不对外。马全部是赛马,都配的有专人伺候。高端大气上档次有没有,还他妈以为十元十分钟那种我操……C专门给方雅找了合身的骑士服,两个人骑了一下午,玩的很尽兴。去吃饭的时候方雅问他“怎么我看只有咱俩像是外面来的,其他那些人彼此都很熟悉?”C举重若轻的笑笑“这俱乐部是我跟两个朋友一起开的,平时我很少来,主要是他们在玩……”方雅心头暗暗惊讶,能开这种地方的,现在王家都没那实力,也许只有解放前的亲外公和老王父亲那种资本家才有可能。当然她表面上什么也没说,一副女神脸端起。

晚饭就在马场吃的,西餐。方雅吃这玩意儿是行家,两口下去就知道这厨师工资不低。C又笑笑“这里经常有领导来,所以厨师我们都请的很贵”
方雅想了想问“你跟政府的人很熟吗?”
C顿了下,假笑“你是想问H吧?……呵呵,我跟他当然很熟。你应该也知道我和他是你哥在上海最好的两个校友。但我不喜欢他。这人怎么说呢,名利心太重,想升官想疯了,我看不上他……生活吧,还是随性一点好,你说呢?”
方雅不置可否“还行吧…..我这人本来就很随性,别说名利了,顿顿吃素我都能过”

这时候C还不知道方雅的身世,以为她就是栋伟的表妹,出身东北教师家庭,和自己当年大学女朋友一样普通人家出来的舞蹈女孩。对方雅很有意思,一个是因为和当年女朋友很像,一个是因为知道她是教师子女,家教好,又是王家表亲,家庭素质应该不会太低。所以现在听方雅这样说,还以为她是端着拿架子,于是就笑笑,把话题岔开了。

回城的时候在车上,方雅突然想起栋伟解套的事,很奇怪C为什么一直没提。照理说对自己有意思,又帮了栋伟那么大一个忙,男人嘛,应该是很急切的要在自己面前表功拉好感才对啊……后来看看快进城了,实在忍不住,还是自己主动开口问了出来。C笑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小事而已,你哥也帮过我,互相帮忙应该的”方雅想了想“小事?这事不小吧……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给我说的啊?”C没说话,隔了好一会儿,换副非常成熟的口气“小雅,你才二十多,可能对人情世故了解的还不那么透……给人帮忙,姿态一定要放低,尤其是事情完了不能到处拿出来说,不然就,说句那个点儿的,恩人变仇人。多做事少说话才是成熟男人应该有的做派”

方雅心里咯噔一下,自己喜欢的不就这种款型吗。明人情懂事理,成熟稳重……我操以前怎么没发现啊?



第1部分  第2部分  第3部分  第4部分  第5部分  第6部分  第7部分  第8部分  第9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