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沙沙故事会官网首页     《前路何方》第一季沪江不眠夜续集

第1部分  第2部分  第3部分  第4部分  第5部分  第6部分  第7部分  第8部分  第9部分

 

第8部分

=================================
我这两周在上海表面上没事,但马上要去个新环境,你懂,刚开头最好别出一点差漏。所以这期间得下功夫,这种时候用功努力的含金量可比以后高多了。西环线的东西牵涉一定技术性(涉外银行方面的),之前我接触的很少,只在北角的时候有一些资金问题在深圳跑过几次。虽然team里应该有专人在负责技术,但我是leader,不可能一点也不懂。所以只有拿这两周时间来提前熟悉下。另外挎包里的那沓资料更他妈重要,必须要大致过一遍,一些关键地方还得仔细看。这玩意儿关系到以后team在险恶环境下的生死,我这种“技术爱好者”可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

方雅每天都要晚上9点把东东弄上床了后才能到酒店来。我就从上午开始一直把自己关房间里埋头苦搞,为了节约时间吃饭也不出门,点外卖甚至方便面随便对付下,一直要整到晚上方雅来为止。然后两个人下楼在附近那个绿化带公园走走,有时会走远点到附近一个老居民区去吃宵夜。

张然说的没错,方雅现在性格和以前比变了很多。以前两人在一起基本上都是她主动,不管是聊天还是做事,几乎都是她起头和收尾。她性格不像程璐那么强势,很温婉的领着你走,不急不催。我什么也不用管,跟着run就行了,很轻松惬意。但现在不一样,她很多时候半天也不说一句话,要不低头看脚下,要不就把老子盯着,脸上表情也就比职业微笑真实一点点而已……我个性本来就不是很open,再加上现在身份,更加内敛话少。这下两人经常挽着走了十分钟也一句话没有,大段沉默无言。

我很心痛她,但自己又对她现状无能为力。只有在心里轻轻叹息。

那是第一次异常怀念小岗他们(中关村那家创业软件公司后来被莆田牌互联网巨头收购了,那伙程序员朋友都转战互联网,日子滋润的很)。以前在北角的时候只是感概而已,但让自己再回去和他们混中关村,还是不愿意的。不过这次不同,是真的怀念他们,羡慕他们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帝都生活。当年走的时候在双榆树喝告别酒,小岗他们还说,你出身大城市,又练过体育,形象比我们好的多,和我们这些小地方出来的技术屌丝一起混,真的埋没啊,转战国贸是走对了,普华永道多牛逼的公司啊……甚至还想起Kavin,我在普华的最后一个manager,台湾中年大叔,当时还极力怂恿让我别去广州,而是跟着公司一起去IBM“大公司大环境,天宽地宽,你才20多,这么早就慌着把自己定型干什么?”……只能无语苦笑。路是自己选的,怪不了任何人,做得受得,一条路扛到黑吧。

可能你们会问,离开北角后可以选择完全退出这行啊,为什么非要答应Elsa?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49年把军装烧了改个名字跑回乡下就完事了?过两年你娃就晓得了。

混到如今身不由己,连安慰女人的本事也没有。已经不是什么成功失败了,是争取别出事,好好活下来,希望若干年后能有全身而退的机会……人比海中砂,勿用多牵挂,咬牙继续走吧。

Sally老师是非常聪明的女人,我给她说的“做电脑公司”,她信是信了,但并没全信。不过也没有开口继续问。两人一起在夜晚的浦东街头散步时,我安慰她放宽心不要想太多,以后日子会慢慢好起来。我忍了好几下最终还是忍住了,没有说出口“以后我争取到上海来”。怎么来?这种屁话他妈连老子自己都不信。方雅看我几番欲言又止,心头实际上已经明白我有难言苦衷。她埋头想了想,再抬头眼睛里面已经有点湿,但也没多说什么,只说“好啊希望能如此吧”。

一天晚上散步时,她慢慢把栋伟出事的来龙去脉给我说了,只是很小心避开没说C。后来我们聊起H,我说,人家其实是一直在感念你哥当年往崇明寄钱的那份情,说老实话栋伟后来对他看法有点……偏颇了。方雅说,其实她也这么认为,只不过没真正想透过。我接着说,人家贫寒家庭出身,考量问题的出发点肯定不可能跟你哥那种三代小孩比,每一步都来的不容易,不知付出了多少心力,冒了多少风险,才有现在一点点地位,而且没有背景就意味着没任何退路,所以别人考虑自己多,计算的精,这个完全无可厚非,人性如此,人家在你哥出事后都还在帮忙,又有几人能做到,时间长才能见人心,其实H是平民家庭出身的好人,相当不错了。

方雅沉默了很久才慢慢说“是啊,以前想的真太简单了。以前我很多想法……其实很幼稚。我哥在提篮桥也给我说,我妈从小教我的那些东西,并不都是全对。也许是吧。很多事情只有经历过才知道”
我看越说越沉重,怕她想起和C的事又影响心情,就打个哈哈“现在说出来了,从没这么舒坦过吧”
她点头“能跟我说上话的人不多……”想了想又说“是我愿意开口的不多”
“专门在等我吗”
她白我一眼“你就得瑟吧”
我那种因为无法安慰她的沉闷心情一下好了不少“那就好,以后想吹就网上聊……我明年开始上班大多都在机房,很空,吹牛打屁正好”
方雅沉默了会儿,突然说“不会又莫名其妙联系不上吧?”
我赶忙停下脚步看着她说“想哪去了,绝对不会!”

 

周末的晚上,赵侠两口子把孩子弄睡了后交给保姆,打电话过来约一起吃烧烤。当时方雅刚到酒店,我犹豫了下,对她说“那我就不去了吧,赵侠可能都不知道我也在”方雅没好气“以为别人是傻的?你什么时候变这么腼腆了……”

去的是家网红烧烤,人声鼎沸。我先以为只有赵侠两口子,结果还来了个女生,是德勤上海公司audit的一个manager,最早和黄山在联想是同事,男闺蜜那种,方雅也认识她,不是太熟。赵侠见我来一点也不惊讶。方雅说的对,人家又不是傻的,他妈有啥不好见人的。

气氛一开始还算融洽,但后来那个德勤女生明显感觉很针对老子。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妈根本不认识,萍水相逢,干嘛啊这是?

后来黄山为了缓和气氛,就把话题扯到工作上。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德勤女生最早是联想北京总部的,和当年那位星巴克带到国贸的一个联想女生关系很熟。今天他们先到,赵侠多嘴,说了我最早在北京是普华咨询的。德勤女生想起那位来了普华的联想女生,觉得应该认识我,就打电话过去了问了下。我当年和那位联想女生关系并不熟(不是一个业务线的),仅仅只是因为同属星巴克的人,所以工位离的比较近而已。

德勤女生后来被黄山和我灌高兴了,话说开了,把电话里听到对我的评价原话复述了一遍。你妈太惨烈了:和上司吵架声音大得整层楼都能听见,跟一个“老外无赖”成天躲楼梯间抽烟,从来不穿西装随时一身廉价运动服像雅宝路的俄罗斯倒爷,工位下面垃圾成堆接近长蛆,在办公区用笔记本电脑打过人(一个客户的傻逼小弟),总体就是比恶棍好不了多少……

赵侠问我,你这么混,怎么在顶级外企呆下去的?德勤女生接上,是啊,我也很奇怪的好伐,普华都没收拾过你?我只能苦笑,怎么没收拾过,你们联想来的那个星巴克整的老子欲仙欲死,要不是我干活还行,早他妈被踢出门了,我这种人在大公司呆不住……幸好德勤女生还算懂事,也许顾及方雅的面子所以没继续追杀,就接上话说是是是四大都很苦逼巴拉巴拉。

后来德勤女生不胜酒力,就住在附近所以先回家,黄山去送她也走了。桌子上只剩下我们三个西安就认识的“老朋友”,赵侠又开始发炮“你这次要在上海呆多久?以后怎么安排啊,有没有计划?难道就一直跟四丫头这样不清不楚?”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低下头默默点烟抽。

方雅没怎么说话,后来看我实在太尴尬,就轻轻对赵侠说“行了吧,吃东西……咱们都三十出头的人了,何必像刚毕业小孩儿一样非要说个清楚”赵侠酸她“你也知道三十多啦,再不早做打算难道真的就跟东东过一辈子……”旁若无人完全当我不存在一样,但确实戳到老子痛点了。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沉默。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没说话,方雅倒反过来安慰我“别往心里去,赵侠你又不是不知道,财主女儿,大姐当惯了”
我笑笑“我到无所谓……只是担心你心里不舒服”
“有什么不舒服,这么几年一个人过,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那……好吧,我不说什么了”
方雅转头看了我一眼“你这毛病看来改不了”
我奇怪“什么毛病?”
“一说正经的就像变了个人……”她顿了下,竟然嘻嘻笑了起来“不过我喜欢你这样,偶尔装下老实人”
我苦笑“装什么,我本来就老实人”

说实在话,赵侠肯定是多虑了。她虽然和方雅多年朋友,十几年闺蜜,但对Sally老师内心世界实际上了解并不深。方雅从小受老妈小杨影响太大,内心一直很精明,和男人相处的时候也下意识如此。虽然在外人(包括赵侠这种死党)看起来她好像在男女关系上有点前卫,但其实她的每一段感情经历都是深思熟虑后才开始的。第一个男朋友Alex,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那娃被外派过一年印尼西门子,所以两人真正相处的时间其实只有半年多。但这已经是她时间最长的拍拖了,后面的每一次感情经历,都没超过几个月。因为家庭特殊的生活轨迹,让方雅从十来岁少女怀春的年纪开始,就给自己的未来感情生活设定了很多规划,所以每次在一起的男人几乎都是她内心那个“筛选系统”选出来的。

这个系统对男人的第一要求就是成为另一半,什么为了爱情之类的幼稚理由通通靠边,只以未来老公为标准。所以选出来的男人年龄最小都比方雅大好几岁以上(大海只比我们大一届,这项分数明显拖了后腿,涉险过关)。而且只要处了一段后感觉和系统要求不符,立即下课,绝不废话耽搁时间。完全模式化运作,卡点到位,精准恋爱。连老子这么见多识广的人都觉得这筛选系统实在变态了点,你妈黄蜂尾上针啊。

当然,我是个唯一例外。方雅刚认识我时她还没真正谈过朋友,她内心一直对我有很深的欣赏,所以后来和我的关系几乎完全是自发的。这虽然让老子运气好走VIP通道躲过了筛选系统的屠刀,但这也成了两人之间关系一直若即若离的原因。方雅始终感觉和我在一起,并不是她设定的人生应该有的,甚至他妈完全就是个bug,但又控制不住自己本心,很犹豫,也很踌躇。

我们当时年龄已经31,我非常明白这种时候其实只需要自己主动一点,两人就成了。但现实环境却又让我根本无法主动,甚至对方雅稍微一点承诺的话都无法说出口。自己都身不由己了,你拿什么给别人承诺呢?而且方雅要照顾东东,看护老王,不能离开上海,这些现实问题确实也是巨大障碍,只能让人内心无言叹息。

赵侠不喜欢我的原因,除了一直认定老子是坏人外,还认为我就算不坏也完全不符合方雅的那个筛选标准:和他们同级,年龄一样甚至还比方雅小月份,毫不稳重,更和儒雅八杆子打不着,吊儿郎当像修煤气管的,而且走位飘忽,一会儿说在广州一会说在香港,一会儿又跑回北京要爪子爪子,一会儿又在上海冒头要来办事,跑江湖卖打药的吗?赵侠一直认为Sally老师是被我给骗了。黄山送德勤女生回来后,赵侠在车上给他抱怨,三十出头的女人还少女心思喜欢小阿飞,天若有情看多了?关键要有刘华那么帅那当然可以啊,你看他那劳改犯样子跟帅沾边吗……后来连黄山都看不下去,给赵侠说,我和他聊过,人家真懂软件,跟我以前算半个同行,搞技术出身的再混蛋也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吧。赵侠撇嘴,你知道什么啊,大学时候他那个女朋友也跟四丫头一样是跳舞的,看那样就知道是大家闺秀被混混拐了,结果怎么样,人家女孩子父母都急得直接跑西安来了,才把两人给掰了,现在又盯上四丫头了,苍蝇一样,时不时又冒出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黄山无语,只好不说了。

赵侠完全多虑了。方雅是外表软,但内心一直非常有主见,而且做什么都拧着劲的。赵大姐担心女神闺蜜被混混拐了。我只想说,他妈老子真没那本事。本季一开头就提过,Sally老师在男女关系上真想玩的话,没男人玩得过她。我在上海这半个月,其实有一两次差点没忍住,战斗完后在床上抱着方雅,差点说出我实际是base在HK,如果干的好能够尽快恢复自由身,就来上海找你……但她根本没开口,用眼神就告诉了我:没必要强迫自己说言不由衷的话,自己办不到的事,说出来除了让人高兴一下没其他用处,成年人,有意思吗,何必呢?

 

半个月过的很快,到了该走的前几天,又来了个很偶然的事。某天赵侠突然给方雅电话,让去参加个以前西外的江苏老乡(主要是南京镇江和苏北的,苏锡常有自己小圈子单独混,好像是因为口音不一样,你懂)在上海的聚会。我给方雅说,你们外院校友聚会那我就不去了,本身事情还多,觉都没睡够。方雅说这有什么,去吧,我跟他们呆一起我也是外人,自己一个人很闷。我想想张然的话,难得方雅兴致这么高,就同意了。

结果去了坐下没多久,西外的人又打电话叫了几个以前西北政法的江苏老乡来。有个娃来了坐下后一直盯着我看。我也看了他两眼,头发卷卷的。突然认出来了,我日,这娃是当年我们学校江苏老乡会去旁边几个学校搬来的救兵之一!在女生楼下,老子拿刀背刮我们学校江苏领头娃的老二,这卷毛哥们儿就站我旁边的……他也把我认出来了,人倒是很大方“哈哈真是你?没想到这么多年后会在上海碰见!你也在上海的?”我和他干了一杯“我在广州上班,顺路来上海有点事”。然后两人他乡遇故知,一杯接一杯的喝,但都很有默契的没提当年那事(人都死了,还提什么)。

赵侠很奇怪“你们怎么会认识?”
老子赶忙编个慌“在西安时一起踢过球”
没想到那娃老婆也在(没挨着坐),老婆在旁边突然接上一句“卷毛哥会踢球?我怎么不知道?”

我日,爆线了。老子有点瓜,看卷毛,卷毛比我更瓜,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我只有苦笑,含含糊糊的说“卷毛哥当年到我们学校来过…..”
卷毛老婆想了想“你是XX大的吧,卷毛去你们那…….是帮我们那个女老乡出头那事吧?”
卷毛赶忙转头对老婆说“行了行了,这么多年别提了”
我也接上“对对对,喝酒喝酒!”

在座的一帮子江苏人都很奇怪,到底什么事啊?我给卷毛上烟,两人默然无语的抽了几口。
赵侠忍不住,大声问“到底什么事啊?”
我想想,无所谓了,语气很平静的说“当年我们学校有个连云港的女生,出了点事…….”
话还没说完,在座的几个人都纷纷接上“知道了知道了,就是那女生被强奸了还是怎么了,当时你们学校江苏老乡会来了几波人让我们去帮忙……我们外院男生那么少,怎么帮啊,都没去……卷毛哥他们政法去得多……”
卷毛老婆突然又冒了句“听说你们学校的人好厉害啊,拿报纸包着砍刀,把女生楼的门都封了,我家卷毛幸好当时发烧,只打算过去去看看,不然真打起来肯定得见血!”
老子心里骂,我日大姐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赵侠这盘总算反应快,转过来瞪着我“白脑说的不会就是你吧?”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和卷毛相视苦笑。
方雅也转头问我“真是你?”
我只好对卷毛点头“没事,说吧,只要你们江苏老乡不腻味,我也没什么……”
卷毛叹口气,把徐柯华的事慢慢全部说了。

当年徐跳楼后,我们学校江苏娃其实几乎都明白过来被人玩了。尤其是有个旁边西医大的徐柯华的连云港中学校友,得知真相后很气愤,还跑过来找我们学校江苏娃领头的吵架(因为他也因为过来掺和打架的事在西医大被修理了,虽然没挨处分,但被谈了N次话),后来还跟我和大傻在后门外小馆子大喝了一顿。卷毛还说,这事后来在有份参与和知道真相的那片的江苏同学中就形成了默契,谁也不主动提,都感觉太他妈腻味了,一帮大老爷们儿被一个个子娇小的女生蒙得滴溜转,而且人后来又自杀了,也是可怜人。

赵侠禁不住问“那女生为什么要自杀?”
卷毛答“据说是被男生骗了”
方雅问我“你们学校还有这么渣的男生啊?”
我笑笑“多了去了,人上一百,形形色色,那傻逼你还见过呢……就是被张俊扔盘子砸的那个!”
方雅想了想,没说什么,估计是不想当赵侠面提起程璐,忍住了。

散伙后,我和方雅沿着大街慢慢往停车场走。方雅挽着我,轻声说“我和赵侠一直以为你拿刀去女生楼打架是跟冰山有关系呢,还以为你是去替女朋友出头…..原来竟然是这么回事啊,这么多年怎么从来都没说过?”
我苦笑“有什么好说的,又不是多光彩的事,处分一直背到了单位……”
她突然抬头“怎么不光彩了?多有男人味……我就喜欢这样的。真没想到你竟然做过这种事”我停下来怔怔的看着她“你真的觉得很光彩?”
她问“怎么了?”
我叹口气,点上根烟,静静抽着,拉着方雅又慢慢朝前走“要说跟冰山没关系,也不是。他父母后来从我们学校老师那知道了这事,几个月后就跑来西安,明确说,小子别折腾了,我们不会同意……后来和冰山分手,跟这事也有很大关系。以前我在学校,最多算坏学生,但拿刀封门这事一干,到毕业都是知名人物了…….”

我苦笑一下“行了,过去十年多的事了,以后别再提了”
方雅幽幽的问“怎么不能提?是怕想起冰山心里难受吧”
“还想什么啊想,我们毕业这么多年,就前年在广州见过一面。草草吃了个饭,一小时不到,早就没任何心思了……”

我顿了顿,还是把后面的话忍住了,没说出口:我不想提在其他人看来当年在学校很拉风的往事,是因为我和他们不一样。很多男人如果有这种威水史,绝对是很喜欢在漂亮女孩子面前晒,人之常情。但这些是正常男生老实孩子,我可不是……挽着我的小资女神如果知道我高一就在社会上捅翻过人,还会说什么“男人味”吗?所以我从来没在方雅面前提过这些往事。在沪江不眠夜本集里面就说过,男人的青春热血不是拿来哄女孩子上床的。老子不是豁批犯,没那么下作。

方雅走了一段,故作不经意问“冰山漂亮还是我漂亮?”
我一下回神,赶忙把她腰搂住“你又不是没见过她,当然你漂亮啊,那怎么能比!”
她轻轻笑了下“嘴巴这几年真变油了,不知道在外面骗了多少女孩子”
老子没好气“得了吧,我哪有那本事”

 

后来回忆,在上海这么半月,我和方雅两人都在心里埋了太多事太多纠结。我是身不由己,只能向她隐瞒自己工作和身份,什么承诺的话都不敢说;她是把一些女人独有的细腻心思藏在心底,不愿意把很多话说透。两人都有苦衷,唯唯诺诺,欲拒还迎。倒是只有身体不受这些成人世界的复杂心思羁绊,畅快淋漓每晚开战。也许只有在汗水和喘息中才能让人忘却各自世界里的种种苦闷烦恼,能够稍稍得到一丝安宁吧。

我们两人过的都不是主流的正常生活,两颗心真的很需要对方,尤其是她更甚……

而且这相处的两周,方雅一直有意无意的没让我见东东。宁愿每天晚上都到酒店来睡,第二天一大早再开车赶回去给东东做早饭,然后自己再去上班,也不愿带我回家里过夜。她应该是怕我见了孩子,如果不喜欢,或者是处不好,双方留下坏印象。我对她的这些小心思其实心知肚明,但并没说出来。何必嘛,她一个女孩子背负了这么多本不应该她承担的东西,作为男人我也不能多说什么,她想怎样就怎样吧。

后来这几天我看方雅情绪有时候很低落,就问她怎么了,她欲言又止。我走之前倒数第二晚,两人在楼下公园边散步,她才吞吞吐吐的说“我不能生孩子了,还离过婚,去年就满30,慢慢就变黄脸婆,你现在单身,事业又在上升期,以后肯定会碰到比我更好的……”
老子感觉再说下去尴尬症都要犯了,打个哈哈“行啦,什么黄脸婆,我就没见你脸黄过”
方雅噗呲一笑“我天生长的白好不好”

我看他心情变好,想了想,试探着问“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
方雅轻轻叹口气“就这样过吧,实在没人要,我就和东东过一辈子”
我心里很失落,但脸上没表现出来,笑笑“这算是拒绝我吗?”
她停下脚步,低头沉默了很久,然后抬头看着我“你会一直在广东那边吗,有没有想过…..回四川?”

我知道她是想问有没可能来上海安家,不好意思明说而已。但这问题击中了痛处,直接把老子拉回现实,轮到我沉默了,只好点烟抽。心里平静点后,还是忍不住鼓起勇气问“那我以后还能……来上海吗?”
“上海这么大又没安盖子,你真想来,还能有人不让你来?”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不再继续说这话题了。

31岁的女人,已经越来越成熟理性,考虑问题时现实的考量更重。以前我侥幸踩呲,躲过那个筛选系统的屠刀,这盘恐怕是没法打滑了。所以她不愿意明确答应我再续前缘,但又没关那扇门。本来就是老情人,这他妈又何苦啊?当然我非常清楚自己身份,也非常明白自己其实根本没资格来找人家,只是完全控制不住男人的冲动而已。我本来就普通人,七情六欲,人之常情,各位也不要对我要求太高了。

 

从进普华混迹国贸开始,我这些年,和方雅在北京分别后,又经历过阿芸和周越,甚至这几年的Pauline也勉强算(虽无实质性男女关系,但因为她是我assistant,工作的时候几乎是日夜相处,比和陈原在一起的时间长得多,男女近距离处久了,关系微妙也是人之常情,尤其是Christy挑中Pauline本身就有给我安排伴侣的意思)。这些经历下来,可以说是一个更比一个不靠谱。真正蓦然回首,才突然发现当年在北京那四个月,方雅原来是一片真心,甚至都暗示了好几次虽然我浑身毛病但她不在乎,可以说是完全敞开了心扉。只可惜,我当年出狱得知初恋女友嫁人,一无所有,怀着难以言状的沉重心情只身去北京闯荡。当时才刚在国贸外企立足几个月,这种夹迫紧促的心理环境下,很难完全真正接受一段新感情,只是觉得方雅很吸引自己而已。但当年在西安就对她的某些做派有点看法,她又女神心思端起不愿主动捅破那层纸,老子浑浑噩噩的还感觉自己很男人,不是真喜欢人家就坚持不上床……

当年在西安最后一学期,刚开学不久,他们西外演出队去省军区礼堂参加什么表演。方雅带的衣服多,赵侠在北大街亲戚家突然有事回不了南门,就在外面打我宿舍201让我去小寨帮忙接送(可能是认为女生楼杀手武力值满格,对女孩子凶兮兮的也不像是色狼,给女神当保镖正合适)。没想到中途传话出了问题,那时候又没手机,我在军人服务社门口傻等了大半天,还他妈是雨天。最后等到晚上10点实在没法了,才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水走回学校。回到宿舍全身都湿透成了落汤鸡,立即打201把赵侠骂了一顿。

第二天一大早方雅就打201过来道歉,但竟然说的是不知道赵侠找的是我,还以为是西外某个追他的男生,所以就没在乎,和演出队其他人一起直接回学校了。我一听就有点不舒服,你妈难道追你的男生就不是人,忍心让人家淋雨等一天?这也太锤子了嘛……隔了几天方雅跑来我们学校找我玩,两人还为这事扯了几句。她也感觉出来了我对她有看法,就给赵侠说,这哥们儿根本就不会和女生打交道,是不是理工科学校的男生都这么傻楞傻楞的?赵侠nod,不知道他以前那个冰山是怎么追到手的。方雅笑,看对眼了呗,他哪会追女孩子啊,吓女孩子还差不多。

隔了不久方雅去西门子的西安office毕业实习,被北京帅哥研究生狂追。大约是被十句话九句半废话的京片子绕晕了,对方也确实高大帅气,她比较满意,就没怎么来过我们学校了。只在最后六月底打201过来,让我和张俊过去吃个小饭告别一下,从此就一别天涯。

直到三年后,她在北京成了已经经历过两个男人的精装office lady;我在成都经历了守机房操社会喊报告端塑料碗的灰暗日子,精神物质都一无所有的来到北京。两人幸好在2001年4月初北京沙尘暴的那天同时在国贸赶末班地铁,再次相遇,人生真的有缘。不过四个月时间确实太短,两人不在一个频道上。等我基本适应她那种“美容化妆品高管”精装女神style时,她又必须要回上海去,只能分开……北京这四个月她明显比我走的快得多,就像田径场长跑套圈了一样,看起来两人在一起跑,实际她比我多跑了至少整整一圈,两人心思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到了03年春节,我终于在感情方面清醒的认识了自己,真正敢于面对一直不愿面对的事实:整整五年我无非是在和自己怄气而已,好胜心和自尊心驱使我一直往前冲,因为那个杭州女孩子在花园里对我说“这三年算我看错你了”,我无非是想证明她没看错,无非是像在“青春如歌”里提到的一样,我毕竟出身读书人家庭,内心深处有傲气,虽然混过社会但不甘心被人看作混混,想努力上大学“漂白”而已,不得不说当年在三医院夏蓉老妈对我说的那几句话让我触动很大,感谢天朝阿姨对前朝家属说真心大实话……等到了广州事业勉强小成,03年春节前才在全球通大厦楼下终于明白过来,我是自己在跟自己纠缠,苦苦走不出心结。而现实的那个她,早已不是深埋心里的那个她。人家根本就没有安心真正等你,不然哪会才过几个月就结婚嫁人?自己重情,仍然把内心的她看成西安初识时的那个青葱少女。只是人家走的可比你远多了,家庭孩子事业追求一环扣一环,有条不紊。自己还在深信爱情初心不改,被社会现实教育了一遍又一遍却独独缺了感情这一课,唐吉柯德吗?

你当成刻骨铭心,走不过那个坎;人家只是看作已逝去的校园感情而已,早就轻装上路翻山越岭了。自己再坚持那份心,别说其他人怎么看,就算自己恐怕都会怀疑是不是被社会教育的终于低头,要考虑现实利益算计,真正开始看得起别人背景,要去广州另有所图了。最后只能把1398大元的黑色耳坠扔进珠江,内心永远告别这段难忘一生又五味杂陈的初恋……

03年初夏,我在广州眼看要恢复自由身,得知方雅已经和大海分手,于是就找了Christy在上海的一个猎头朋友(就是后来北角上海办那个骚女孩Susan以前的老板)打听到上海有个机会。Christy当时对我仍有疑虑,也同意我去上海看看,可能是想再观察我两年。我到了上海才知道,方雅突然有了新的追求真要打算嫁人了。虽然她心里明白我来上海至少一半都是为了她,但她当时已经精准算好一切,要代表王家联姻,嫁入豪门,箭已经在弦上,停不下来了。怎么可能为了一份双方都没说出爱字,甚至连床都没上过的感情中断发射呢?于是只能浦东酒店折腾一天一夜,青春不留白,免得老来叹,然后完事各自相忘于江湖。

04年春节栋伟彻底出事后,凄风苦雨。她一个人带孩子,照顾老王,开头的两个月很不适应。想给我打电话,又怕我多心。毕竟半年前“礼送”了我,半年后环境巨变,物是人非,再转头来找我,她实在做不出来。女神心思很傲气,虽然她知道我不会在意俗人想法,欣赏的就是我这性格,不然不会在西安的时候主动跑八里村来找我玩好几次(说老实话当时我很吃惊,毕竟之前就只吃过一次饭,而且老子还洋相百出,面子丢到姥姥家了)。但她仍然忍住了没给我打电话,选择了自己默默一个人扛下去……到了04年五一节,各方面勉强算走上正轨,基本习惯了栋伟出事后的生活,心里有点底气了,才终于拿起电话,却发现打不通。那时候Sandy已经把我带去香港,一入北角深似海,前尘往事成云烟。我以前的所有联系方式都主动切断了,她已经不可能再联系得上我。

如果是细心的朋友,可能会发现这段回忆和“最珍贵年轻的心”结尾部分有稍许出入,你自己想一下就能明白为什么。《让青春继续》写于2005年,那时我和方雅都以为这辈子不太可能再和对方见面了。我以为她结婚嫁人,人生翻页;她以为我对她有怨气,已经去另寻幸福,不再回头。更何况当时我初入北角,刀口舔血,成天心都提到嗓子眼,哪里想得到上海那边发生了那么多事,她的人生竟然遭遇了如此波折……

我们两人从1997年五一节初识到现在2007年冬天,十年半了, 阴差阳错,始终就没有碰对路。

 

走的前一天晚上,两人躺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方雅突然问“你们同学有没有离婚的?”
我想了想“有啊还不止一个,多……冰山就离了”
“啊?没想到她也离过……”
“早就又结了”
方雅转过头来看着我“说说”
我于是把知道的程璐所有情况都拿出来说了,说完叹口气“她其实算好的,一直在系统内,生活很稳定,所以就算离了很快又结了……我们学校的你知道,都分到系统内的。只要一直老实呆着,不管是恋爱结婚还是生小孩,甚至再婚,都很快。只有像我跟张俊这种出来了的才会一直没结婚”
方雅很奇怪“他也单着啊?”
我笑笑“傻逼舞男不是单着,是女人太多不知道跟谁过才好”
方雅轻轻怕了我胸口一下“不许这样说我们跳舞的......庸俗”

又发了会儿呆,方雅大概想起了什么,慢慢把大海和宁浩的事拿出来聊了聊,后来甚至把C的事也慢慢说了出来。我抽烟,安静的听着。

方雅说完,把脑袋埋我颈窝里,轻轻问“我是不是挺傻?”
我苦笑“你还傻?……你傻这世界上就没聪明姑娘了”
她叹口气“那就是运气背”
“运气背能遇上我?”
她没好气“我就是运气太背才碰到你!”

我嘿嘿笑“你看你都碰上些什么人,他妈这些哥们儿一个赛一个不靠谱啊”
方雅抬头白我一眼“你还好意思说,最不靠谱的就是你!”
我灿笑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坐起身来把长发理了理,幽幽的说“说没就没了,去西天取经了吗”

我楞了好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当年在西安,她最后一次来八里村找我玩的事。那天我记得是周六,两个人傍晚跑去石油礼堂看了场电影。结果是已经放了很多次的大话西游,两人以前都看过,所以看的心不在焉,一直缩在角落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记得她还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在西门子实习,被北京研究生狂追,每天下班都3路公交送她回外院。我当时心里对她埋的有看法,还酸她一句,你不是早就熟悉这套路了吗,没人追才是他妈见了鬼。又想想胖子说话的习惯,笑笑,北京人讲话嘴里像含了个弹珠,都挺能吹啊,这次不知道你能不能招架住。她没接话,黑暗中也看不清她脸上表情。

散场的时候下雨了,还有点大。我们学校其他那些谈朋友的都男生把外套给女生披在头上,然后两个人抱着一起小跑回学校。我有点尴尬。方雅虽然没明说,但我知道我们也这样操作的话她不会反对。只是一个我们实在太远(要送她回西外),二个她当时是还没经历过男人的处女,应该还没被男生真正抱过,老子这样操作太占别人便宜。于是只好把外套脱给她披着怕凉,让她就在电影院门口等着,我先跑回学校宿舍去拿伞。

等我回来时,发现她藏在电影院大门侧面的背风处,冷的直跺脚,回西外的路上还连着打了几个喷嚏。我很有点不好意思“外套都脱给你了,再脱衬衫老子只能光膀子了”她没说话,雨中沉默的走了很长一段,才扭头对我说“我从小练舞,舞蹈队又不是没男生,做动作要托我起来的,别说搂着肩膀了,腰和胯别人都抓过......你不就是担心被你同学看见吗。怎么了,还给你丢脸啦!”我吃惊,被怼的脸都有点红,极度尴尬。

后来在西外女生楼门口,她把伞还我,看着我说“你就跟周星驰演的一样,傻不啦叽的,去西天取经吧,还以为自己多牛呢”我看她脸色变好,也开玩笑“当猴子可以,当和尚老子可不干”她抿嘴笑笑,转身进楼走了。

方雅当时怼我怼的没错。我确实是怕同学看见。那时和程璐分手已经快半年,但在学校里还是比较在意自己这方面形象。本来就是烂学生,抽烟喝酒打架背处分,再来个和“社会女性”勾勾搭搭老子可承受不起。那时候的校园风气就是如此,把学校和社会分的很清。都是东北女生,都是学外语的,于颖蕾虽然穿的很拉风(刘旭说有次甚至露乳沟),但脸上和整体气质还是一眼能看出来是学生,只不过是学校里的飞姐而已;但方雅不一样,她穿着打扮完全像个上班的社会女青年,那时就在化妆,衣服虽然没于颖蕾那么火爆,甚至还比较素,但一看就不是学生穿的,一点学生气都没有......跟这样一个女孩子搂肩膀举止亲密,要被同学看见了,我日,还是算了。



第1部分  第2部分  第3部分  第4部分  第5部分  第6部分  第7部分  第8部分  第9部分